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沙滩文化  

2008-01-02 15:38:34|  分类: 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滩文化

   

 

       沙滩文化是清代后期出现在黔北山区的一种地域性文化。沙滩是黎氏家族聚居的村落,与附近郑氏望山堂、莫氏青田山庐衡宇相望。黎、郑、莫三个家族互为师友,结为姻娅。自乾隆至清末民初的100多年间,三个家族中涌现了几十位诗文作家和学者,刊行诗文集和学术著作100多种;其代表人物郑珍、莫友芝和黎庶昌,成了享誉海内外的文化名人,在中国文学史和学术史上都占有相当的地位。抗战期间,浙江大学史地研究所编写的《遵义新志》,把黎、郑、莫三个家族共同创造的丰硕文化成果及所体现的人文精神,统称之为“沙滩文化”。近数十年来,沙滩文化的研究引起学术界的重视,有的学者把它同“巴蜀文化”、“吴越文化”、“河洛文化”等地域文化相提并论。
        一、 沙滩文化地域性
        沙滩位于遵义县东北部,新舟镇南部,距遵义市 40 公里,距新舟集镇(新舟场) 11 公里的乐安江畔,占地纵横约2.5公里,现属新舟镇沙滩村。
    沙滩早在宋、元之际便已开发,是播州杨氏领主(土司)杨应龙弟杨兆龙的庄园,称为官庄。明代万历年间,播州杨氏土司被明王朝剿灭,改土归流。黎朝邦的《官庄记》记有此事。改土归流后,遵义县设13里130甲,沙滩属乐安里的三甲(一里设10甲),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推行城乡地方自治,沙滩属东三区的三甲,民国二年(1913年)北洋政府颁布《划一现行各省地方行政官厅组织令》后、沙滩属东三上区之一甲。解放后沙滩为三区禹门乡下属的一个村,人民公社化以后,沙滩先后为虾子、新舟公社下辖的一个大队,
     黎氏原籍四川广安,宋代就有族人作官,出过诗人,与苏轼结为诗友;明代有族人点过“状元”,当过礼部尚书的高官,堪称“诗礼传家”的望族,改土归流后,其中有一小支迁来沙滩占籍承种,世代在此生息繁衍,以耕读为业,至今已近400年。
  从那时起,沙滩便成为黎氏家族聚居地,现有近百户人家,房舍罗列,掩映着翠柏修竹。居住的居民中,黎氏姓就占90%以上。村子座落乐安江畔,前带清流,后枕岗峦,房舍掩映着翠柏修篁,呈现出一派勃郁幽清气象。村前江中有个大沙洲,长约百丈,形似琵琶,因而被叫作琴洲,沙滩也由此得名。沿江两岸,田畴沃野,弥望十里;山岗上槲树成荫,茶桑满山。村南约一里地有松柏蓊郁的龙盘山,山上有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禹门寺,巍峨的殿堂隐没在修柏古松的林嶂间,寺前绝崖数十丈,下临乐安江,潭深水碧,山影清波。与沙滩隔江相望的望山堂园林,林壑清幽,亭榭错列,遍植奇花异卉,四时纷红骇绿,花香四溢。附近还有锁江桥、石头山、栀冈、水牛山和青冈山等多处景点,风光秀丽,引得历代骚人墨客吟咏不绝。
     在沙滩这块土质肥美、气候宜人、物产丰饶、景色秀丽而仅方圆几里的土地上,从明末至清末,文化沿袭三百余年,出了数十名举人进士,尤是到清代嘉道咸同之际,涌现了以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为代表的数十名文人学者,泽润黔北,角逐中原,会盟吴楚,名噪中华,其著述达221种,2000余万言,内容涉及经史、诗文、音韵、地理、训诂、版本目录、科技、金石、书画等10多个领域,多方面的文化学术成就达到全国一流水平,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在《辞海》中有条目,在《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国古典文学辞曲》、《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学发展史》、《清代艺术概论》等众多国家级工具书上,有沙滩文化和沙滩文人成就的记载,《清史稿》中有6人入传,《大英百科全书》亦有沙滩学者条目,沙滩文化成就曾名噪华夏文坛,蜚声海外。曾国藩、梁启超、张之洞、张裕钊、吴汝纶、翁同和、赵香宋,以及当代名家胡先骕、章士钊、缪钺、王驾吾、钱穆、钱仲联、钱钟书、白敦仁等诸多名家都对沙滩文化都作了高度的评价;徐世吕编的《晚晴移诗汇》收人了沙滩10余人的诗,且郑子尹一人多达30余首,抗日战争期间,浙江大学西迁遵义,校长竺可桢及文学院院长梅光迪、史地所所长张其昀等学人亲临沙滩考察,并在浙江大学主编的《遵义新志》中将沙滩定为全国知名文化区;著名文化名人丰子恺和李瑜、罗巴山等出于对文化的崇敬,专程游沙滩创作了《子午山纪游》。沙滩这样一个小山村的文化成就和产生的重大影响,在全国至今尚无二例,故沙滩应名符其实地称为中华文化第一村。
    二、沙滩文化的历史
过去对沙滩文化的区间,皆以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黎氏第八代黎安理中举为始,至清末废科举为止,约130年时间,故史有“沾溉百余年午”的结论。其实,沙滩的文化追溯起来有300余年,其文化氛围从沙滩第一代黎朝邦起便已形成,所以,沙滩文化的出现绝非偶然,它有深刻的历史渊源和发展形成的过程。早在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黎氏一世祖黎朝邦(四川广安州金刀里人)。随川路总兵刘铤平播入遵,次年改土归流时黎朝邦据沙滩,黎氏从此在那里定居下来,黎朝邦是个读书人出身,他在沙滩以耕读为本,临死前对4个儿子留下遗嘱:“载月著犁锄,栉淋风露雨,嗟彼膝前人,相看默相依,诗书旧生涯,功名行潦水,呜呼金石言,世世宜循轨。”这个遗嘱体现了他耕读为水的思想,是黎氏必旺的重要因素,耕而丰衣足食,学不求做官,在于增知识、修品行、涵养乡风以固根本,故以后七代黎氏后人严守遗训,每代人人读书,且有以诗书人宦的人,在任清廉,两袖清风。近200年间黎氏在政治和文化方面虽无大的成就,但在沙滩形成了男耕女织,热爱学习的浓郁风气。可视为沙滩文化的润育阶段,亦可称为沙滩文化的前期。现将沙滩黎氏从第一世至第七世(嫡传)情况简介于下,便可得出以上结论。
       第一代黎朝邦,明万历进士,明兵部侍郎梁应奇谓黎朝邦十岁出试童子,十四岁学使观其不凡,首选食廪饩,人劝人仕,辞曰:“龙兮为阳,秋而伏藏,其幽之浒,育之繁昌。平播之明年(明万历二十九年)乃迁播郡隐,治家之法于子孙之诗礼,文物(读与耕)四时课将之,仪节饶有古懦风焉。”
      第二代(黎朝邦之四子)为:长子黎怀仁,号静轩,以庠生从军,著有《程子注》、《易经注》二书;次子怀义,廪生;三子怀礼迁叫川大足罗井场;四子怀智,以功名任湖北黄冈知县,明亡后在禹门寺拜丈雪为师皈依佛门。
    第三代(黎怀仁之三子)为:长子黎民忻,食饩庠,以道德文章鸣一时,“经提学使冯云骧荐于朝,膺宣德郎以六品职用,奉旨文行兼旌其庐,授广西庆远府河池同(州判)。次子民向,育养(抱养)民启俱儒。”
      第四代(黎民忻之三子),长子黎耀,庠牛;次子黎炳,诏赠武功大夫加上卿内阁太子宾客,加封三代,曾祖为荣禄大夫,祖为资善大夫,父为中顺大夫;三子黎烈任大理府经历,继任川东道经历,著有《增删四书》、《解增补易注》,集学问故事地理秘决于诸稿。
      第五代:天明;中秀,博学善射,有投笔请缨之志入武庠,继明任荣昌县令。
      第六代(天明之三子)国柄、国桢、国士,前两人情况不详,其中国士为遵义府学贡生。
      第七代:国柄子黎正训府庠生,长期任教。
      第八代:正训子为黎安理、黎全理、黎上理,全理、上理无传,将沙滩文化推向高峰的是黎安理之后代。
       以上从第一代至黎安理中举计179年,代代有子弟摄取功名,亦有著作传世,其文化一脉传承,连绵持久,蔚然成风,明晰清楚,故沙滩文化的历史,应上溯七代至第一世黎氏始祖朝邦,下到清末,总计300余年,才是沙滩文化历史的全过程,孔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沙滩于西南一隅,文化传承10余世,实属罕见。
       三、 沙滩文化的高峰期
       沙滩黎氏第八代的黎安理(1751—1819年),号静圃,乾隆举人,一生多以教书为业,曾以举人大挑先任永从(从江县)训导,三年后任山东长山县令。平反冤狱,很有政声。著有《锄经堂诗文集》、《梦余笔谈》等。他的德操对子孙影响很深。他有两个儿子黎恂和黎恺。他们文才过人,有“黎氏双壁”之誉。
       黎恺(1788—1842年),字子元,道光举人,终身在大定、印江、开州(今开阳)等地任教职,著有《近溪山房诗钞》、《石头山人词钞》。
       黎恂(1785—1863年),字雪楼,他是黎氏第九代将沙滩文化引向颠峰的关键人物。黎恂研读经史,治宋五子之学,著有《蛉石斋诗文集》、《千家诗注》、《读史纪要》、《回书纂义》等。他十九年(1814年)中进士,任浙江乡知县,他深谋远虑,把钻研学问和培养下一代作为毕生追求,并说人读书以进士止,我读书以进士始,于是,他以丁忧回籍,称病在家10余年,归家无金银财宝,却购了3万多册经典回乡在沙滩设家塾振宗堂,以他渊博的学识亲授家族子弟,因郑莫黎三家互为姻亲关系,黎恂的子侄共9人,加上郑子尹兄弟3人和莫氏5兄弟都受到黎恂的教诲,这批兄弟学友既有良师指导,又互相砌磋砥砺学问,功力大为长进,后来多数卓有建树,有的摄取功名,有的斐然成家,他们无沦为民为官都著书立说,或学术成果累累,或诗词文采飞杨,成为当时中国文化前沿的专家学人。
       这批人是黎恂子5人:黎兆勋、黎兆熙、黎兆祺、黎兆铨、黎兆普。黎恺有4子:黎庶焘、黎庶蕃、黎庶昌、黎庶诚。郑文清(黎安理的女婿,其妻为黎恂之妹,家从鸭溪迁往沙滩)有3子:郑子尹、郑子行、郑子瑜。莫与俦(独山人,进士出身遵义府学教授,黎庶昌丈人)有5子:莫友芝、莫庭芝、莫瑶芝、莫生芝、莫祥芝。另有杨华本(黎雪楼女婿)以及郑子尹子郑知同、女郑淑昭,黎庶焘子黎尹融、黎兆棋子黎汝谦,均在同期学成,颇有成就,亦归入沙滩文化高峰期人物,统计共25人(莫与俦、郑文清不计入内),除莫生芝早逝,莫瑶芝经商外,均有著作传世。
       沙滩文化在此期间的代表人物是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前期为黎兆勋)三先生,其著述最为宏富,成就最大,影响最为深远,《辞海》中列有条目,《清史稿》有传,简述了他们的学术和文化成就。
黎兆勋(1804—1864年),字柏容。青少年时代与郑珍、莫友芝同窗共砚,探讨学问,切磋诗艺,友谊深笃。通经史,尤嗜诗词。礼部尚书潘祖荫称他和郑珍、莫友芝三人为“黔之通人”。任过石阡府学权教授,开泰县学教谕,湖北鹤峰州州判。沉沦下僚,怀才不遇,与江汉、吴越诗家交游,诗、词创作成就较高,有《侍雪堂诗钞》、《葑烟亭词钞》传世,词的成就超过郑、莫,为黔中一流词家,在全国词坛也有名望。
       郑珍(1806—1864年),字子尹,少年时代就读于黎氏家塾,得大舅父黎恂精心指导,博览群书,精研宋学;又拜贵州学政程恩泽和遵义学府教授莫与俦为师,研习汉学。以“汇汉宋为一薮”为治学守旨,融会宋代理学和汉代许(慎)郑(玄)之学,著述宏富,经学和文字学的成就很高,有许多独创性见解,学界推尊为汉学大师,有“西南巨儒”的美誉。中过举人,任过古州厅(今榕江县)学和荔波县学训导,主讲遵义湘川书院和启秀书院,培育大批英才,黎氏门中兆祺、庶焘、庶昌诸昆仲,均出其门下。
       莫友芝(1811—1871年),号邵亭,独山人,其父是翰林院庶吉士,是他把乾嘉学派的汉学传到西南地区。友芝承继家学,又师承雪楼先生,广交天下英儒硕彦,学识渊博,著述等身,是清代著名版本目录学家和书法家,著名诗人。终身从事教育,不鸣一官。晚年入曾国藩幕府。与郑珍齐名,有“西南两巨儒”之称。
     黎庶昌(1837—1898年),字莼斋。少有大志,26岁时向皇帝上“万言书”,指陈时弊,力主改革。在曾国藩幕府供职多年。师从曾氏,为曾门四大弟子之一,成为晚清著名散文家,曾任外交官,驻西欧4国达6年之久,又两度出任驻日本国公使。著述颇丰,代表作有《拙尊园丛稿》、《西洋杂志》等。
       四、沙滩文化的后期
       这一阶段处于清末和民国之间,为黎氏的第十一代以后子孙,因为他们所处的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光绪末期戍戊变法后废除科举、开办新学,接着又爆发了辛亥革命,以诗书做官的仕途经济已走向绝路,沙滩在外做官的人也回乡归养,年轻人则出国留学学习新知识。时代的变迁旧学逐渐走向衰落,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全国各地无一例外,但沙滩人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依然,多有著作传世。主要有:
      黎汝弼,黎兆祺长子,举人,官县学教谕。
      黎汝谦,黎兆祺二子,举人,两度赴日作神户、横滨领事官;任过《时务报》编辑,著有《夷牢溪庐文集》、《诗钞》,并翻译《华盛顿传》。
      黎汝怀,黎兆祺三子,举人,官四川长宁知县,民国初任遵义商会首届会长。
      黎汝贞,黎兆祺幼子,国子监生员。
      黎汝琦,黎兆铨长子,国子监生员。
      黎汝林,黎兆铨四子,府学庠生。
      黎汝华,黎兆普次子,县学庠生。
      黎尹融,黎庶焘次子,以进士发吉林任农安知县继任宾州同知,曾赴日本考察,有诗文传世。
      黎尹聪,黎庶昌子,府学庠生  民国初任万县厘金局局长。
      黎树,黎汝琦子长子,贵阳府学庠生,赴日随员。
      黎楷,黎汝琦次子,遵义县学庠生,京师法政大学第一 期毕业生。
      黎梓,黎汝琦四子(黎焕颐父),任陕西褒城知县。
      黎渊,黎尹融长子,举人,留学日本学政法,获法学博士,回国后任北洋法政大学首任校长。
      黎迈,黎尹融次子,举人,留学日本学工,获理工硕士,回国后任四川兵工厂副厂长。
      黎祯,黎汝怀小女儿,教职。
      五、沙滩文化的成就
      沙滩文化有丰硕的文化成果,既以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为主体,也有农学、地理学、医学等方面的专著。它广泛吸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和外来文化的优长,又具有地域的特色。从内容来看,不少著作是以地方史迹与风情民物为描述、研究对象。如《遵义府志》(郑珍、莫友芝合纂)、《全黔国故颂》(黎庶昌)等是地方史志;《农谈》(黎恂)、《樗茧谱》(郑、莫)是本地农业、养殖与手工技术的经验总结;《播雅》(郑珍)、《野诗纪略》(莫友芝)、《黔诗纪略后编》(莫庭芝、黎汝谦、陈田)是地方诗歌总结。至于沙滩文人诗词集和文集中的作品,大部与贵州事物相关:或写本地人物事迹(墓志、传记等);或描绘本地山水风光,记述民俗风情;或反映本地社会现状,等等,无不具有浓郁的贵州山区风韵。
      沙滩文化成果中,有不少处于全国领先地位。如《遵义府志》有“天下府志第一”的评价,郑珍的文字学专著《说文新附考》、《说文逸字》,学界公认是同类研究专著中水平最高的典籍,新编《辞源》多处于引证郑氏研究成果。郑珍的《经说》、《仪礼私笺》、《轮舆私笺》等,有不少创见,备受时流推许。莫友芝的目录学专著昭《吕亭知见传本书目》等,被目录学者视为“枕中鸿宝”。他的《韵学源流》一书,被采用为文科大学参考书。
      郑珍、莫友芝是清代宋诗运动的主将。郑珍的《巢经巢诗集》被“同光体”诗派推尊为“宗祖”。原东吴大学教授胡先肃评道:“郑珍卓然大家,为有清一代冠冕。纵观历代诗人,除李、杜、苏、黄外,鲜有能远驾乎其上者。”当代著名学者钱钟书在论钱载诗时说:“然生沈归愚,袁子才之世,能为程春海、郑子尹之诗,后有汉高,则亦愧于先驱之胜广矣!”在开拓宋诗方面,把钱载比作首举反秦大旗的先驱陈胜、吴广,把程恩泽、郑珍比作成就大业的汉高祖。苏州大学教授钱仲联评论道:“郑子尹诗,清代第一。不独清代,即遗山(元好问),道园(虞集)亦当让出一头地。”并认为“子尹诗,才气功力俱不在东坡之下”。评价之高,无以复加。莫友芝著《吕阝亭诗集》,成就略逊于郑珍,但也是“偏师之雄”。
       当然,这里所说的沙滩文化,是指狭义的文化概念,并不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成就,单以学术文化而论,沙滩文人共著书221种、其中黎氏128种,郑氏59种,莫氏34种,经史子集俱全,旁及教育、科技、医药、金石、书画、版本目录等诸方面,极大地丰寓了中华文化宝库,在中国文化史上产生了深远影响。现将其成就分以下诸方面具体阐述:
     (一)教育
       沙滩文人多是学识渊博的名宿,从第一代起就以诗礼耕读传家,十多代人多数从事过教育工作,足迹遍于省内外,任主讲学官行不乏其人,可谓桃李满天下,对文化教育事业作出过很大的贡献,有的终身任教育,矢志不渝,死而后已。如黎庶昌之父黎恺就逝于开州(开阳阡)教职任所,他忠于职守,精诚撼天.其墓志铭由曾国藩撰文,李鸿章撰额.丁宝桢书写。在沙滩设有家塾(振宗堂)教育子弟和附近的学生,黎正训、黎安理、黎恂、黎恺、黎庶焘等都在那里任过教,有的中了举人、进士,有的还点了翰林(贵大教授王燕玉祖上王青莲,官至山东布政使),都著有诗文集流传后世。黎安理著的《梦余笔谈》就是他多年从事教育的心得体会,以及笔记野史,很有实用价值,他对教育的贡献较大,《清史稿》还为他列传。黎恂的《千家诗注》是一本多次刊行的教科书对推动清诗产生过深远影响,沙滩的诗文成就与黎恂的这本著作有很大关系。
       沙滩文化能取得重大成就与不拘门户,教学相长切切相关,如郑珍向著名汉学家陈春海学文字学和经学,又拜黎恂为师求教宋学和诗,且拜莫与俦为师研习汉学,他又把所学传授给家乡子弟。莫友芝继承家学又拜黎恂为师,莫庭芝向郑珍请业,郑知同向莫友芝求教,三家共研学问,相互激励因才发挥,各有专攻。他们还利用各种机会与外界进行文化变流,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广交天下名士和英儒俊彦,巴蜀、荆楚、幽燕、吴越、西欧、东洋文化无不涉及。好的教学环境和研究氛围,刻苦自学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不仅培养了大批人才,而且皆从教与学中提高自己。沙滩家教亦有章法,因人施教,发挥其所长注重素质教育,黎北勋有诗才则攻诗词,后以诗词鸣,作品收入《中国诗词系列》。郑母的教子言行辑成《母教录》一书,风靡一时,《清史稿》亦为郑母列传。郑子尹女郑淑昭继承家学,两个儿子(赵怡和赵懿)一个中了进士,一个中了举人,为官一方,造福一方,文学著作丰富。沙滩因教育成就突出,才使沙滩文化玲琅满目,丰富多彩,沙滩文化的成就,实质上就是沙滩教育的成就。
    (二)诗词
      沙滩文人基本是个个有诗词集,诗风大开的起源是黎恂,他不仅工诗,而且把写诗作为文化必修课。郑子行的《悦坳遗诗》自序中有这样段话:“自舅氏雪楼(黎恂)公奉讳归里,每于芳辰佳节,辄令子弟辈豪吟噱饮,时执牛耳者兄征君子尹,莫君子  表兄黎伯庸别驾也,继而黎氏介亭(兆祺)太守,筱庭(庶焘)、椒园(庶蕃)两孝廉,后先继起一时,诗道意之倡,莫此为盛。”详细地记载了当时沙滩诗坛的盛况。
      黎恂是中国文学史上有名的诗人,他培养的这批子弟可谓名师出高徒,难怪赵香宋誉为“万马如龙出贵卅”,钱钟联也说:“清诗三百年,王气在夜郎”。《清代学术概论》、《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古典文学辞典》、《清诗选》、《清诗三百首》等,是由名教授梁启超、刘大杰、郭绍虞、钱仲联等编写,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国家级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均将沙滩一些诗人和作品作欣析,介绍及研究的对象。
       词的成就,以黎庶蕃,黎兆勋为高。全国性的多种词选,都录载他们的作品。黎庶昌在日本刻印 《黎氏家集》,收录黎氏祖孙四代的诗词古文集凡40余卷,赠送日本友人,成为中日文化交流的硕果之一。郑子尹、莫友芝被尊为清人沈曾植、陈三立等同光体诗派的宗祖。关于其他书籍转载的沙滩诗词更是数不胜数,近代名家缪钺、钱穆、胡先骕  ,钱钟书、白敦仁等对沙滩诗人的评论,居高不下、甚至誉郑子尹为清代诗家冠冕,堪与李杜苏黄比肩。林林总总的名家评价,已充分展示了沙滩诗人的实力和水平,以及沙滩文化在诗词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当之无愧地在中华骚坛占有一席之地。
     (三)朴学
       沙滩文化的基础是从文字入手,治经学汉、析理尊宋、专精三礼、发为诗词、文章,旁及金石书画,沙滩文化在朴学方面的成就亦为突出,主要表现在训诂(文字学)、经学、版本目录、音韵学等方面,其中成就最高的是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和郑知同。
郑子尹的经学专著有《仪礼私笺》、《轮舆私笺》、《经说》等5种,莫友芝评郑子尹的学问是经学第 一,郑子尹是学术界公认的经学大师、成就显著,只是经学深奥研究学人少,尤其是当代非专业人员更是很少涉及,仅限于文学研究机构的狭小范围内,故影响不如他的诗罢了。他的文字学专著有《说文逸字》、《说文新附考》、《汗简笺正》等,成就也很高,其表现在《辞海》、《辞源》中一古老奇字的注释、就直接注明参考郑珍《说文逸字》或参考郑珍《说文新附考》等字样,其权威性可想而知。
      莫友芝在朴学方面的成就主要在音韵学、版本目录学和金石学等几方面,著作有《韵学源流》、《声韵考略》、《    亭书画经眼录》、《  亭知见传本书目》、《宋元旧本书经眼录》、《持静斋藏书记要》、《唐写本说文(本部)笺异》(曾国藩为序)等、尤其是他研究古版本书籍的《  亭知见传本书目》影响最大,是图书馆工作人员必备的工具书,列为大学图书馆专业的教捌,莫友芝与邵辰懿是公认的中国版本录学的创始人,他的藏书楼影山草堂(从独山到沙滩后迁江南,均用此名)收藏的珍稀孤本如《唐写本说文》(本部)、《玉版十三行》(拓本)、《徐霞客游记》(手稿)等,堪为稀世之宝,其书房名噪江南一枝独秀,享誉华夏。
       莫友芝的《韵学源流》已被学术界定为我国第一部音韵史专著,先后再版6次,罗常培在《后序》中评价最高,此后为治音韵学史的必读参考书,王力的《汉语音韵学》,张世禄的《中国音韵学史》及《中国语言学史》均引用该书文句为证。
      黎庶昌使日编纂的《古逸从书》,集考据训诂之大成,是他在朴学方面学术水平的集中体现和综合能力的反映。现在《古逸丛书》仍是,中国最权威的书之一,最近贵州人民出版社将重刊后向全国发行。
郑知同被两广总督张之洞聘为广州广雅书局总纂,工作成效突出,使书局蜚声中华,他在文字学和经学方面继承其父事业,有《说文史正异》、《说文述许》等8种文字学专著,居沙滩文字学著作榜首,其水准大有舍我其谁气概,其声名不在乃父之下,章太炎论文字学称“前有许叔童,后有郑伯更(知同字)”。
     (四)散文
      沙滩文化的散文著作为数不少,仅次于诗词,散文成就以黎庶昌、郑珍、莫友芝三人为高。黎庶昌《卜来敦记》、《访徐福墓记》、《游日光山记》,郑珍《巢经巢记》,莫友芝《巢经巢诗钞序》等,为多家选本录载,是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其中成就最高的是黎庶昌,他不仅是一位爱国外交官,为中华民族的利益操劳有加,采逸交邦,他出使西欧四国任参赞.两任驻日本公使,为促进中西文化交流和中日睦邻友好关系作出过重大贡献,是中国近代史上具有改革维新思想的先驱,他的散文都收入《拙尊园文稿》中。清同治元年(1862年)他26岁时所写的《上穆宗皇帝书》(万言书),开宗明州义,大气凛然.层层相扣,语议如江河泻水,气势磅礴,  一气呵成.展示了他当时具备的文学艺术水平和敏锐的思维能力。他出资辑印《古逸丛书》1200卷,更为学界所称颂。其《西洋杂志》,被誉“十九世纪西洋风俗画卷”,不惟国内多次出版,巴黎也出了法文译本。《西洋杂志》是黎庶昌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出使西欧写的近百篇散文,除了介绍欧州政治、经济、文化的状况、文辞生动,精僻流畅,大展桐城章法。使沙滩文化不仅驰誉中华大地,而且名扬东洋西洋。同时,使文学反映现实的领域空前扩大,起到了开通民智,激动人心的作用,其成就空前,影响极大,《中国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中国近代文论选》等权威书籍,虽然对黎庶昌在政治上有批评之辞,但无可非议地承认他是桐城派的曾(国藩)门四弟子(另为张裕钊、薛福成,吴汝纶)之一,《中国文学史》评桐城派晚期散文谓:“以黎庶昌、吴汝纶最著名”,当时的文坛有“南黎(庶昌)北薛(福成)”之誉,他的学术成果和散文创作在晚清占有重要地位,他对中华文化所作出的贡献已载入史册,与世长存。
     (五)史地学
        沙滩文化中的史地学方面的著作,以黎庶昌的为最多,他单是地理学专著就有《欧州地形考略》、《西洋游记》、《由北京出蒙古中路至俄都路程考略》、《由西北俄境西路至伊犁等处路程考略》、《丁亥入都纪程》等5部。虽然在他以前也有林则徐的《四洲志》和魏源的《海国图志》,但徐、魏二人均未出过国,全凭资料汇集而成,缺乏亲身实感,黎庶昌利用出国机会,考察西国风土民情,关山形胜、城镇距离,军事实业等,涉及人文地理等多方面内容,具有较强的准确性、真实感和实用性,可称得上是我国首先撰成的涉外《水经注》。黎庶昌凭他的学识和实地考察结果,在他的《丁亥入都记程》一书中,还纠正了《读史方舆记要》、《水经注》和《汉书.地理志》等古籍记载的一些错误,他在实地考察古迹后,行文记载夹叙夹议,隐含褒贬,总结历史,表现了史家的卓识,堪称一本历史地理学著作。
      在史学方面沙滩文化最杰出的代表作是《遵义府志》。《遵义府志》由郑子尹、莫友芝合纂,全书48卷,历时三年纂成,体例严谨,考证精赅,文辞典雅,全书计80万字,参考书目达358种,被梁启超誉为“天下府志中第一”,张之洞在他编的《书目答问》中亦赞《遵义府志》是最优秀的志书之    一。《遵义府志》在中国方志林中最负盛名,被比之于《华阳国志》,著名学者章士钊诗赞曰:“西南两名儒,俱出巅,经巢(郑子尹)尤笃实,著述纷云烟”。对《遵义府志》可谓已推举备至。在《遵义府志》的序中,提督贵州学政兼翰林院编修钟裕的评价是:“精炼而无秕,周密而罔遗”。《遵义府志》影响较大,知者甚多,传布甚广,仅管中窥豹,亦可见当时年仅33岁的郑子尹和28岁的莫友芝的学识根底和在史学方面的才华。
     (六)科技
      据遵义县黎培炎说,他在老家时知道沙滩从不用皇历,全凭自己推算,对农时耕种的节气掌握比皇历还准确。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沙滩文化中科技方面的著作不少,而且都与国计民生相关,最早的黎恂(雪楼)的《农谈》,是本关于农业耕作、施肥和进行田间管理的书,对指导农业生产很有实用价值。黎庶昌著有研究天文学的《谈天汇志》一书,则是他对沙滩人长期的天文、历法知识的总结。黎汝谦与人合译了数十万字的《华盛顿传》,除了介绍西方的文化科学知识,还向中国传布了资产阶级革命和西方民主制度。郑子尹著的《樗茧谱》,是一本关于怎样养山蚕的书,系统地介绍了蚕的习性,养殖和管理,因原著文词雅奥,斑焉古色,眩于目而棘于口,于是由莫友芝加注释,补充内容后更加简明易懂,更加适用。这本书后来广为流传,全国许多地方均有翻刻,对当时普及养蚕发展丝绸事业,帮助农民养蚕致富,推动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莫友芝在《书后》一文中说:“遵义自有樗茧来,富者日以众,贫者日以富;数十万户罔不含哺鼓腹,怡然于槲(青杠树)阴丝灶之间”。其时盛况昭然于纸。至今的昆虫学界仍将《樗茧谱》编入昆虫学丛书刊行,作科学研究之用。
       儒医并行,非为利而为解人于倒悬,是沙滩文化的特征之一,清末和民国年间这种现象还风行黔北,沙滩文化关于医药方面有专著的为郑子瑜、杨华本、黎兆普等,他们或辑或著,均来自亲身实践,现还存有几本沙滩文人医书手稿。尤以黎兆普的著作最为精湛。黎兆普是黎恂第五子,任过云南寻甸知州,他不仅医术高明,求治者趋庭若市,而且他采于荒野,访于老农,发现了《本草纲目》未载药物,著成《萏荛本草》二卷;根据拿脉诊病,细心观察,补张仲景脉法,著成《脉法正宗》一卷;另对平生行医经验进行总结,著《瘟疫辩证》一书,此《续遵义府志》有载,他的著作品位很高,丰富了中华医学宝库。
      (七)书画
       书画在沙滩文化中属于雕虫小技,沙滩文人仅作为互相赠送的闲情逸趣之事,郑子尹、黎兆勋等书画皆精,堪为珍品,因未进行认真的收集和整理,成为很大的遗憾,即便如此,沙滩文化中的书画成就依然光彩夺目。
       郑珍的楷书学颜欧参二王笔意,篆似李斯、李阳冰,隶习汉碑兼邓石如,先继承,再发展,后独创一格,可惜存世较少,今子午山郑子尹为其母所书墓志,丰子恺、赵乃康等合著的《子午山纪游册》誉之为邑中金石第一,北京荣宝斋80年代出版的书法集里收有郑子尹书法。郑子尹的山水画宗董其昌,清淡雅致,是他去世后才由凌锡安整理,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以其号命名《柴翁书画集》,但很多作品也散失,其中一幅《雪泥鸿爪图》,展转大江南北,历经数人之手,最终入北京荣宝斋(多人鉴赏题跋,郑孝胥为其中之一),60年代初才由贵州省博物馆购回珍藏。
       莫友芝的书法影响极大,他于道咸时出入京师,求字者纷至沓来,几无虚日。同治时他的书法名噪荆楚和沪苏杭一带,《孽海花》中新科状元洪钧等议论书法,喻莫友芝的书法在江浙洛阳纸贵,自感羞愧之辞溢于言表。沙孟海在《近三百年书学》中说:学邓石如篆书的莫友芝最好,赵之谦、吴熙载其次,日本编的《清人篆隶字汇》和我国编的《清代篆隶字典》均选用了莫友芝的字,其书法艺术成就已入工具书中流传千古。郑子尹子郑知同的篆书冠绝一时,名家有“冰翁(唐李阳冰)后一人”的评语。现沙滩文人手稿尚存几部,不论其文学价值,皆可称为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六、沙滩文化的人文精神
      沙滩文化的多种成果,丰富了中华传统文化宝库,是我们贵州人民颇为珍贵的文化遗产。更加可贵的是沙滩文人们表现出来的人文精神。
      一是献身教育的精神,沙滩的文人,几乎人人当过塾师、书院主讲,或任过教授、教谕、训导等学官。有的毕生以教育为职志,写了不少教育论著,黎安理、黎恂、郑珍、莫友芝是举世公认的教育家。黎氏家塾从明代开办,延续到建国之后,历时350多年,培养人才以干计,教泽缔延至今,黎庶昌青年时代当过塾师,在西欧任外交官时留意考察资本主义教育制度,写了多篇介绍西欧教育的文章,包括正规教育、职业教育、盲哑教育、农技教育等等,晚年任川东道道员,在重庆创办致用书院,改革教学内容,增设外文、算学及格致(即理化)等科,培养新型科技人才,又选送一批学生出国留学,人们称之为“洋学堂”。辛亥革命的“大将军”邹容(《革命军》作者)即受业于此。他还收纳弟子,使黎氏之学传播蜀中。其三传弟子是当代著名语言学家殷孟伦,四传弟子有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振铎(《汉语大辞典》主编》)。沙滩黎氏家塾的最后一位塾师黎丹先生,是位博学的宿儒和诗人,贵州师大王燕玉教授就是他的门生。他的儿子黎焕颐,是当代著名诗人(任《中国诗人》主编)。直到今天,黎氏族人从教者仍不少;还有一些高级工程师、高级农艺师分布全 国各地。沙滩教泽,流惠百年。
       二是热爱祖国、关怀乡邦的精神。沙滩的文化人有忧国忧民的好传统,有高尚的民族气节。他们的诗歌中,有不少反映民间疾苦的作品,郑珍不畏权势,用诗歌揭露各级官吏、豪绅、武将和兵弁搜括民脂民膏、逼死人命的罪行。莫友芝流寓京师期间,正遇英法联军攻打北京,他写了不少诗歌斥责投降派,哀悼京城沦陷,圆明园被焚毁,表现了“匹夫未敢忘忧国”的精神,黎庶昌为巩固祖国西北边防,请求亲自去西北边境考察,未得准许;他便搜集一些冒险家、旅行家的日记,整理成两个地理学专著,送交国家有关部门作用兵,通商的参考,甲午中日战争中,他捐输万两白银充作军饷。战败消息传来,他终日啼泣。爱国之情,感人至深。某年,遵义地区闹饥荒,黎庶昌约集在川作官的遵义人捐资,带头捐献白银数千两,购川米运回遵义平价出售,救活了数十万百姓;余款建义仓备荒。此举深受故乡人民称颂。他还捐资修葺禹门寺,购全套佛经置寺中,又捐资修建金顶山玉皇殿保存名胜古迹。
       总而言之,沙滩文化的丰富成果和高尚的人文精神,值得我们深入整理、研究,并加以弘扬,近10多年来,黔南成立了莫友芝研究会;遵义成立了郑莫黎研究会;省文史馆,贵州历史文献研究会及贵州省古典文学学会等团体,先后举办过多次有关沙滩文化的学术研讨会。1992年就在贵阳举办了黎庶昌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港台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的专家学者100多人,聚集一堂,交流研究成果,使沙滩文化的影响更加扩大。
      沙滩文化不会因历史发展和社会变更而衰落,其人文精神更是不朽的,它是遵义和贵州乃至全国的一笔宝贵历史遗产和精神财富,沙滩这个小山村的文化史,祚延300余年,文人纷出,硕果累累,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奇迹,作为遵义人,为家乡曾有过的沙滩文化感到骄傲和自豪,虽已成历史,仍应加倍珍视,并应集思广益加以开发利用。现存有大量历史遗迹和著述,亦应认真归纳整理后,大力推广宣传,使之成为鼓舞和教育子孙后代的一面旗帜,同时利用这一文化资源,发挥其功能,服务于当代。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