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残月  

2008-03-10 09:12:42|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残  月

文/柳边河


上弦月躲在灰蒙蒙的薄云里,昏黄的月光轻描淡写扫视疲劳的夜。寂寞、惆怅和痛苦拉直了的月钩,显得十分沉重,像被天狗肯吃的残月,死寂,灰土一样的死寂。疲劳驱使憨实的庄稼人龟缩在自己的窝里养精蓄锐,一边盘算一天的劳动结果,一边草草的给自己或全家人安排好第二天的工作,然后不由自主地躺下,鼾声死神一般在村子上空发出鬼哭狼嚎似的呼号。

夜,走向死寂的纵深,姚昌英屋里还亮着昏暗的灯。整个村寨都熟睡了,唯独只有她还没有睡意。她根本不想睡。她坐在写字台前,披着被麦秆牵扯得乱蓬蓬的头发望着窗外,脸色憔悴,目光茫然。她理完头上的麦叶,又用手指轻轻地理顺散乱的黑发,回到床边看着早已睡熟了的她心爱的儿子气儿,好半天了,又才不忍心地叫醒气儿,抱起来撕了泡尿,又把气儿放回被窝里,盖好单被。

第二天的日子照样的要来了,她早该躺下了,明天还有很多的事情等待着她呢。但她丝毫没有躺下的念头,她在想着她的丈夫。又回到写字台前,从窗口盯着渐渐隐退的依稀星星和灰土的月光,静静地想,从心灵的深处发出呼喊,尹文,你在哪里啊,你多蠢啊……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家里多么需要你呀……低下头,用手掌抹掉脸颊边两行苦涩的泪,模糊的目光凝望镶着锡边的小镜框里的他,是恨?是爱?是怜悯?——面孔是那样温和而粗犷,脸方圆方圆的,浓黑的眉毛斜直上翘,一对圆圆的眼珠微微向外凸,嘴唇微微张开,好像要向她述说些什么。她曾经那样热烈的爱他,又深深地狠他。他的那种神态,牵动了她伤感的神经,一颗颗豆粒大的泪珠如注地下掉,不停地落在镜面上,汇成了一片汪洋。

他站在汪洋大海里挣扎。

她也在这片汪洋中呼救。

悔恨。痛苦。孤独。寂寞。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纸,打开笔,想再次给他写一封信。

自从他到那里去了以后,手机号换了,也不告诉她一声。电话联系不上,他只有用原始的方式给他写信。

她以前曾经给他写过几封,但都没有回音。回不回不要紧,姚昌英想,她最担心的是他个人,以前不知他在哪里,可现在知道,她相信他会回来的。

第一封信是十年前她和他刚结婚不久,他说他要出去打工,挣大钱回来,她想他,才给他写的:

尹文,你一走近四个月了。在这四个月里,想我吗?我想你。我很想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有妈给我们做饭料理,我们无忧无虑地干活,一同建造我们这个家园。不是兴致富吗?趁我们现在负担还轻,年轻力壮,勤快一点,吃苦一点,节约一点,跟着大家一起富起来,要不然多笑话人呀!妈她年纪大了,活一年算一年,可你……虽说是找钱,一个人在外,多苦,多累,没人照顾,又不安全,好孤单啊!我好担心,我好怕!在家的时候没洗过一次衣服,四个月了,衣服脏像什么样儿了,谁洗?黑索索的多丢人。你一个人在外面,挂着全家人的心,牵着全家人的筋啦!

这几天我总感觉精神不好,很想睡觉,早晨常呕吐,想吃甜东西。我常看见妈在暗自高兴,我琢磨着恐怕是那么回事吧。我多想说啊,可我对谁说呢?有你在身边,我可以痛痛快快地向你述说,向你撒娇。我心里憋得慌,想吃点什么又不好开口,只有忍受这不是滋味的折磨。

听说想吃甜食是生男孩的预兆,真的,我原来在家里偷偷听婶婶嫂嫂们摆过,这回我也多希望能是真的。你说是男是女都爱,话虽这样说,哪个男儿不指望有个好儿子?你心里大概也是想个儿子吧……回来吧,为了你的儿子。

有身孕的人干不得重活,干了重活,保不住胎的。一回保不住,下回就难了。你没在家,我只有强硬着干一些。不过,你不要担心,现在还没事。我尽量不干重活,请人帮点忙。但老是什么事都请别人多不好啊。

尹文,我多么需要你!回来吧,亲爱的,我和你未来的儿子等你,盼你。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不希望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姚昌英写完这封信,心里轻松多了,心里甜丝丝的。他想象着他收到信后的高兴劲,计算着该几时收到信,几时起身往回走,几时到车站,几时到家。想象着那一天的活该怎样安排,该穿哪件衣服,该套哪条裤子,该梳什么样的头,抹什么香脂,打什么香水,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时候到车站迎接……那天会不会下雨?有阳光吗?

起风了。灰黑色的云在半空中不安地奔跑。残月朦胧的轮廓隐隐若现,星星躲到了云层深处。姚昌英撩了撩额边的几丝乱发,抹了抹眼泪,又陷入痛苦的回忆里,彷徨地翻看着第二封信:

文,你在干些什么?挣到钱了吗?孩子都满百日了,是儿子,是个胖墩墩的儿子。尹家有后,有希望了,有接香火的了!还没给他取名呢,就等你回来给他取个好听的名字。

妈的手脚不如以前了。这两天正忙着夏收,妈要照看孩子,还要做家务活,很不方便。我只有少歇息,白天忙外面的,晚上帮着做一些。今年的夏收还不错,麦子收七百多斤,油菜籽也打五六百斤。油菜籽价格好,卖菜籽的钱除了买化肥,一分一厘也不花,全存起来。钱凑齐了,我们把这木屋拆了。这破木屋,柱子都偏了老远,怪吓人的,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天垮塌下来,全家人都活埋了。房顶瓦片破烂了,到处是筛子眼,下起雨来外面好大屋里就有好大,家里所有能装水的东西都用上,也接不住。妈住的那间屋更是糟糕,雨水瓢泼一样往床上倒,只好找几根竹竿铺在帐顶上,用塑料纸遮挡,可是下暴雨的时候,满屋的水齐脚肚子,妈下不了床……妈老是唉唉的呻吟,虽然没有说什么,言下之意就是巴不得我们早点把新房建起来。

回来吧,文,我们只花钱买砖、水泥和石粉,还有请砖工,其他的我们找人帮忙,花不了多少钱。钱实在不够,我去找他大舅借点,他大舅在城里卖电器,找了不少钱,答应借给我们,把房子建起来了慢慢的还。早点把账还清了,手头宽裕了,也买上电视机、洗衣机……社会不同了,日子要过得像样一点,不要让别人笑话。

外面担风险,前几天听大姑讲他们那个村的被熟人骗到传销里去了,一天吃不饱,和家里人也联系不上,那些人打电话来诈钱,张口就要几万,不拿钱就打人,在电话里头听到那凄惨的声音,心都碎了……思源村的一个年轻人,打工钱没挣到,还被别人抽了筋,前天才接回来,像植物人一样整天倒在床上,动都动不了,要人服侍,屎尿都在床上屙。哎,年纪轻轻的……

听说有的男人在外边经不起女人的诱惑,没几天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还有了野种,打了一年到头的工,一分钱没有拿回家的。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上有老母亲,下有可爱的儿子。我晓得,你一心想挣钱修建房子,比村长家的还漂亮。为了你的儿子,为了我们这个家,为了我们能体体面面的生活……你说过,要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挣大钱回来,不但建新房,还要买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所有该有的电器都买上。

……挣不到钱不怪你,我要的是人,是个完完整整的人,一个没有野女人味的人。快回来,是好是歹,你也得来口信啦,妈也天天在念叨,说你不孝,丢下一家人不管。我不怪你,我不怪你,你也是为了这个家……

——姚昌英交了信,心想,他有了儿子,为了儿子,他应该回来,准能回来,一定能给孩子取个漂亮的名字,一定会喜欢那淘气泡。说不定他在路上就把名字想好了呢!姚昌英还到车站去了好几次,希望意外地看到尹文的影子,可是,得到的却都是泡影。

残月越来越残了,厚厚的云层凶狠地绞缠着,巴不得一口全吞下去。原先还有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这会儿也跑得无影无踪了。

姚昌英望着他,捂着嘴,又滚出了两行辛酸的泪。

“昌英,灯还亮着啦,还没睡?”这是她妈睡醒一觉后发现姚昌英屋里的灯光还亮着问,“明天还要收麦草呢,早该睡了。”

是呀,还有好多做不完的事在等着她。这时她更想起他来。她恨他,不只是现在,她早就恨过,骂过:

尹文,你真狠毒,六年了,你都不回一趟家,你叫我一个女子好苦啊!上有老母,下有儿子,原望你回来给孩子取个好名,一盼不回,二盼不回,我天天靠在门口望穿了眼,望穿了对门的山!我冒着胆子给孩子取了个名叫“气儿”。我希望他长大后争口气,守在妈妈身边,听妈妈的话,不像你。你就在那儿吧,死在那儿!不知你安的哪样心啦,是没血没肉的男子汉吗?

妈的身子骨都不行了,全部家务都得我承担。我身子也一天天在消瘦,有时还感到浑身无力,几次晕倒在田埂上。在家里,我尽量克制住自己,装着没事,可还是被妈发现了,她暗暗地抹泪,眼睛眶总是红的。她要争着做事,她说“是我的儿子对不起你,让你受折磨。”我想尽办法劝阻她,她不肯。从厨房到猪圈那丈把远的地方也要歇几下才能把猪饲料送到。我故意发她的脾气,可她不哼声,只是偷偷地抹眼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时她老人家也会发脾气。

气儿时时问我“爸爸哪去了?”“爸爸哪去了?”看到别的孩子有爸爸抱着、背着、扛着上街的时候,他也吵着“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我说你快长吧,长大了我们一起去见爸爸,爸爸会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玩具,还要带你去逛公园,坐火车,乘飞机……他不哭了,不喊了。可是过了几天,他又不停地闹。他要看爸爸是什么样,鼻子高吗?眼睛大吗?嘴圆吗?有胡子吗……一连串的问。给他相片看,他说那是叔叔。一横起来,怎么哄也没用,全家人都跟着他掉眼泪。妈因为老是掉眼泪,眼睛都有些不管用了,傍晚时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气儿也都把眼睛哭得红红的了。有时气儿闹着要爸爸,我气急了,干脆哄他说“爸爸死了”。可是话刚出口,我就觉得后悔。

我恨你,我真恨死你!我已经三十多了,青春已去,还有什么意思呢?你老不回来,有人在背后偷偷对我说:“男人不在,孤守庙门,活受罪!”“这年头,得不到男人的爱,结婚有什么意思!”有的还说:“不如远走高飞,另找个体贴的男人。”

我不能没良心,跟一个人就跟到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要饭的也要跟着背背篼。我们也是好过来的,成了夫妻……我强忍着悄悄吞下酸涩的泪,我想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

有不要脸的男人偷偷地看我,取笑我,打我的鬼主意,使坏心眼,故意说些下流的话挑逗我,趁妈不在的时候还动手动脚,总是嘶牙咧嘴的,口水都流了八尺长,怪恶心。我没办法,躲也躲不开,我需要男人,需要男人来爱抚我这颗可怜的心,需要男人来滋润我的年华……

但我是清白的,没有丢你的脸,没有玷污你家的门声。我暗暗的对自己说,忍着吧,忍着点,尹文会回来的,一切都会好的……一到晚上,泪就止不住流,一流泪就伤心抽泣,常常在半夜里惊醒气儿。

我多不幸啊,男人,男人不在我身边,你能忍受这种侮辱吗?难道说你就不顾你的妻子?我真不想在这世上活着。我曾起过念头,但又反过来想,谁来抚养气儿呢?丢下那懵懂一根的气儿,多可怜啦!为了气儿,我又强打起精神,指望他好好地成长,长大了给我争口气!

要说的,我都说了,回不回,随你,只要你心里真的舍得扔下我们老小三口……

——爱恨情愁,悲愤交加,一个正英姿风韵的女子,早已成为小老太婆,与她的年龄很不相称。

姚昌英苦苦熬了十年,也凄凄的盼了十年,盼来的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急风暴雨似的灌入她的耳朵里,嗡嗡作响,一时间像发生了十二级地震——尹文入狱了!姚昌英抓着大把大把的泪,全身打摆子一样颤抖……悔恨,痛苦,失望,一齐涌上心头,似千刀绞肠刮肚,如万箭穿心刺肺,这劈头盖脑的惊雷,震得她全身都散了架子。她哽咽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强忍悲痛,为了这个家,为了五岁的气儿,她身后还有她一生漫长的路。她必须走她自己这条命中注定的坎坷跌宕的路,而且要一直坚持走下去,做一个坚强的女人。

她拿起了笔,把痛苦和悲恨,咒骂和恩怨统统倒给他,散散她心头之气,解解她肺腑之恨。她要让无名火熊熊地燃烧,因为只有猛烈地燃烧才会解脱,才能倾泻出万般愤恨:

千刀万刮的尹文,你好狠啊,你不要我,连你的亲生老母都不要了?难道你的根骨也不要了?没良心的东西!

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说你出去挣钱,让我们过好日子;你说你会常回来看我们,向天发誓……可如今,十年了,人影不见一个,音信廖无。十年里,我时时惦记着你,为你经受了不少艰难、凄苦、侮辱、冷嘲、骚扰,我的心肝都被撕碎了!十年来,你向家里拿过一分一厘吗?一个男子汉,自己的老母不孝敬,不赡养,还要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子来承担?!

你挣钱,你挣的哪样钱?只顾自个儿飘,自个儿游,自个儿,自个儿逛,讨野婆娘。曾有人对我说过,我不信,我总以为,你不是那号人,可是,你……要是我亲眼看见哪个妖精缠着你,我非上去给她两巴掌,撕烂她的嘴皮,划破她的鬼脸,捅烂她两块烂麻屄,让她永世不能做女人!不,下辈子都不能做女人!

……又愿谁呢?自己的男人不争气,放着自己的女人不爱,偏要去闻骚气,舔野腥味。这下好了,骚气好闻,骚好舔,钱没拿回一分,反钻进了铁笼子。

自从我们结婚以后,没有好好在一起吃过一顿团圆饭,没有好好过一天快乐的日子,幸福地说上一夜枕边话,你就走了。我等了你十年,还该等到什么时候啊!难道你不伤我的心吗?难道你真的是铁石心肠?你不想一想为你受尽折磨的妻子,难道你不想一想你那七十高龄的老母?难道你不想一想你自己的亲骨肉?

……

常言说,“爱上一千,不如一先”。你要是能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一星半点夫妻名分,就好好地悔改自己,争取早日回来,看看你的老母(怕也是难见的了),看看你遍体鳞伤的妻子,看看你那淘气可怜的气儿……

总有人来缠我,也有人背着妈来家里说媒,说你出去那么多年没有个信,肯定早就没你这个人了,一个人活一世,还有几十年,不如趁年轻,早点找个伴,老了也有个说话的,暖脚的。本村的杨老五经常到家里来,争着帮做这做那。人挺不错,对妈和气儿都好。可我觉得不能,这样做对不起你。听人说,嫁两个男人的女人,死了在阴间里还是要跟着前夫的。要真的是那样,我怕到时候怎么面对你呢?你知道,女人的心是软的,我等你,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归来。

就等你这一回……

——残月被黑云全部吞噬了。夜随着黎明的苏醒渐而不是那么的静寂了。姚昌英实在太困惑了,用袖子抹干眼泪,又擦擦镜框,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挪到床前,合衣抱着气儿,一只手托着头靠在床栏上,她实在太累了,太孤苦了,挂着泪珠掉进悲戚感伤的苦海……


                                                             (2013.3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