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紫荆花开 了  

2008-03-25 10:19:05|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1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文革”结束的第二年,我被招聘为民办教师,分配到离家十来里路的群乐小学任教。这是一间附设有初中班的乡村小学。名字叫群乐,却一点儿也不乐。学校没有几个年轻人,教学效果不好,当地的村民对学校有几分冷漠情绪,师群关系比较差。当我听说以后,心情很沉重,心里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卷着铺盖去了。

学校坐落在一座小山堡上。有两间木楼,东面一间是教室,北面一间是教师宿舍兼教室和厨房,正南面是一幢砖木结构的教学楼,与北面的教师宿舍遥遥相对。中央是一块五百平方米左右的李树园,就在南边的教学楼前面竖立着一棵高大而古老的紫荆树。不知它到底有多大年龄了,大概是这儿修庙宇的时候就栽的吧。树干直径约50厘米,高10米左右,树冠不知何时被折断,树皮光滑而发亮,树干歪歪斜斜扭曲上伸。紫荆树衰老的神情述说着它经历过的无数沧桑,无一点生气和活力,听当地人讲它已经好多年没有开花了。

这年秋,同我一起去的有五个年轻人,都属于民办,原在校的除校长和另一个老教师是公办外,还有五六个教师都是民办。大多数教师都吃住在学校,学校又无炊事员,每天上完课后还要自己煮饭。大家轮流转换,一人一个星期。男教师多,平常在家里饭来张口惯了,要煮十多个人的饭还真有点难。又是烧柴火,不注意随时都会灭,火灭了就用口去吹,一顿饭煮下来满头都是灰,脸黑乎乎的,只见两颗眼珠子转,简直就像非洲黑人一般。

虽然很辛苦,但是年轻人火气旺,工作热情高,我们都想自己能教出好成绩,得到家长们的信任,提高学校在当地的声望。但是要教好书也不容易,我们这些都是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文革”中的劣质产品,第一年教三年级的语文,还马马虎虎应负得过去,第二年校长派我教初一的语文,我的天啦,真惨!我连什么叫名词、动词、形容词都不懂,还要上语法课,讲什么实词虚词,简直是和尚拜丈母娘,天下第一荒唐。我一窍不通,拿什么去教!学校的教学资料是一无所有,当地的书店里也无这方面的书卖,我只得到处收寻,四处打听,寻找语法方面的资料书。在学校里请教老教师,同年轻老师们一起研究学习。终于有一天,我在我的一位姑爷那里找到一本五十年代的关于语法的小集子,我如获至宝,废寝忘食地研读,一边学一边教,搞热炒热卖,基本上算能应付过去。

初一的课才上没几个星期,我右手臂不幸螺旋性骨折,被迫休假养伤。但一离开学校,就觉得倍感孤独,心神不安,创伤的折磨更让人疼痛难忍。才过三天,校长就跑到家里来说“你上的是初一,代课教师难请,你看能不能……”我明白校长的意思,不听父母的劝阻,第二天我托着裹满石膏的断臂来到学校,强忍着疼痛,脚步轻轻地踏上木楼,咬紧牙关走进课堂。同学们先是一阵惊奇,然后哗哗地响起一片掌声。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睛有些湿润了。我抑制住情绪,用左手拿起一支粉笔,慢慢抬起来在黑板上按右手书写的方式写上“第九课……”字虽然写得歪歪斜斜,这却是我左手的处女作!然后一字一句地讲下去,左手继续一笔一画地板书,学生们按照我的板书和讲解认真地作笔记。从来没有感觉到一节课的时间这么长。由于右手的牵制,左手要抬起来板书都很吃力。右手也很沉,像挂着千斤巨石,布带使劲把脖颈往下拉,头难抬得起来,脖颈酸溜溜的疼,像有几十根钢针在扎。好不容易才熬过了一堂课,晚上又忍着酸疼批改作业、备课。躺在床上,疼痛和疲惫的身躯折磨着我,沉重的石膏如一盘磨子压在我身上一样,挪动一下,手臂就像那磨盘的齿在磨,发出钻心的痛。早晨起床的时候,用左手轻轻挪动右臂,侧动身子慢慢爬起来,用一只手洗漱完毕又走进了课堂。

那时乡村没有电,晚上照着煤油灯备课、批改作业、写范文,十一二点钟才结束。我和另外三个年轻人一间寝室间办公室,晚上每人一盏煤油灯,乌黑的油烟弥漫屋子,黑糊糊的烟尘像雪花一样到处飘落,弄得满屋子都是。第二天起床,每个人都像挖煤的一样,满脸黑乎乎的,痰和鼻涕也全是黑的。据说放食盐在煤油里燃烧时烟雾少一点,试者做了,也不见多大效果。我们又用竹筒给煤油灯安上烟囱,让油烟通过烟囱排除室外。竹筒不能完全罩住火苗,烟雾还是会散一些在屋子里,也还是会呼吸一些烟尘进气管里,只是稍微少了一些。

一个星期我们至少要家访两三次,到学生家里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听取家长的意见。家长们见有老师来,心里很高兴,也很热情,每次下去,都有家长请我们吃夜宵——生活条件差,农村没有什么好吃的,能有面条招待就不错了。一出去就要家访好几家,一般都要深夜才回来。有一天晚上,我们去的时候,看着路边有一块大石板,大家还在大石板上玩了一会,可等我们回来的时候,由于路不熟,趁着明朗的月光往回赶,走到我们记着有块大石板的地方,月光照在一丛大刺丛的小叶片上,发出朦胧的光,仿佛就像是那块大石板。由于路窄,一位老师为了方便,误认为是那块大石板,一脚踩下去,惊呼“哎呀,糟了!”一个大活人全掉进了刺丛里。又有一次,班上的两个学生早上上课来迟到,下午吃过晚饭,我同初二的班主任一道去家访。我们沿着山路翻过两重山,又下至低洼处,有一个二十来户人家的村寨。我们逐一打听,一家一户地走访。原来是冬天天亮比较晚,每天早上都要打着火把来上课,打火把的葵花杆用完了,摸着走路,耽误了时间。并且,从家里到学校有四五华里路。等我们走访完,已是子夜两点钟。家长们要挽留我们住下,第二天早上再走,我们想到回来还要备课,无论如何也要走。家长们看我们意志很坚决,无可奈何地答应放我们走。夜,一片漆黑,一点儿朦胧的光也不肯奢侈,我们摸索着往回赶。到下山的时候,路面只有一尺来宽,到处是风化的石砂,稍不注意就要往前搓,摔下土坎。我们没有办法,为了往回赶,我们只好爬在地下,双手摁在地上,或抓住路边的杂草或小灌木,一步一步地慢慢往后退,到了山下,才大胆地站立起来,舒了一口气,像一个真正的人站着走路。回到学校,已是四点过钟了。我们不顾疲劳,点上煤油灯,静静地开始备第二天的课。天亮了,用清水洗了脸,清爽一下,伸伸腰,深吸几口新鲜空气,拖着疲惫的身躯,又走进了书声琅琅的教室……

在这段日子里,生活虽然很艰苦,却感觉到苦中有乐。只要同天真的学生们在一起,就觉得增添了无限情趣。

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暑假,带着金秋的成熟和收获又返回了校园。学校里又多了一位成员,村的领导看我们太辛苦了,特意为我们请了一位炊事员。那棵长久沉默不语的紫荆花,竟用它埋藏在胸中多年情感,喷出热烈的话语——树干的顶端焕发的新枝上,开了好几束殷红的花,在阳光下火辣辣的,浓烈得像一把火,又像一面旗帜,象征着我们的热情,象征着我们对学生母亲般伟大的爱,象征着我们向往的伟大的事业!

啊,美丽的紫荆花开了!

 

 2002.10.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