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家乡的碾房  

2008-08-01 12:38:36|  分类: 苦乐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家乡的碾房,麦草盖的顶,苞谷杆扎的墙。虽然十分简陋,但在我的记忆中却永远挥之不去。

那时,家乡贫穷落后,吃点米要碓舂,磨包谷面全靠人力推。我七八岁就帮母亲推磨舂米。推磨时,母亲用磨担推着磨盘一圈一圈地慢悠悠地赚,我把要磨的包谷或麦子、豆子适量的几粒几粒地往磨眼里添,这叫住添磨。添少了会磨空磨,损伤磨齿,还浪费时间;添多了磨不细,因为磨盘的重量有限,多添的食物对磨盘的承受力大,所以添食物的多少必须掌握好。我上学或上山砍柴割草去了,母亲就用筷子插进磨眼里,在磨眼中堆满包谷或麦子,推动磨盘时就会均匀的顺着筷子往下漏。但这样还是不很方便,速度慢,推几圈又要去整理筷子,添加食物,有时母亲就只好一只手扳磨盘柄转,另一只手添加要磨的食物,很吃力的。

我觉得最费劲的是用碓舂米了,对头大,有七八十斤重,我体轻力气小,踩着碓板不管怎样使劲对头也难翘得起来,只有用力跳着踩,才增加点力量。有时,宁愿背着小妹妹舂碓还觉得轻松些,因为增加了重量,舂碓时就不用跳了。

不管是推磨还是舂碓都很累,挺吃力。外村都有了碾房,既能碾米又能磨面,心里非常羡慕。心想,要是我们也能建一座碾房该多好啊。

过了两年,建碾房的事终于有人在生产队的社员大会上提出来了。大概是父辈们受够了几十年的活罪,一提起建碾房的事,大家都积极拥护。朴实憨厚的乡里人不干吹,打雷就下雨,说干就干。那年收完谷子点完小春(小季),男女老少齐动手,拦河筑堰俢水渠,又从三十里外抬来碾子和磨子,再请技术高的木匠师傅打造了大水车,上山砍来木料盖起了房屋。

苦了一个冬春,碾房建起来了,邻近的好多村民都来磨面碾米。大箩大箩的谷子一层一层的往上叠,像金山一样堆满了碾房。半人多高的石碾子活蹦欢跳滚得圆辘辘的赚,昼夜不知疲倦。村里的人们都很高兴,这下好了,再也不倒那八辈子的霉费神费力花时间去舂米推磨了。

几年后,家乡来了许多搞建设的子弟兵。子弟兵们吃过家乡的碾房碾的米后,都不喜欢吃仓库买的米,说碾的米新鲜、香甜、不碎、好吃,还有米糠能自己喂猪改善伙食。从此,家乡的碾房更忙碌了又承担起了“支前”任务。每个连队只管从仓库里运来谷子,一大卡车卸在碾房里,很放心,只等碾完后给送去。米碾出来,全生产队的男女大小劳力都来尽义务。先用风簸把糠麸簸尽,再用糠筛和米筛筛,挑拣出还没有碾碎的谷子,分出精米和碎米,然后将精米、碎米和糠麸分类一袋一袋地装好过秤。虽然那时我们都缺糠少米,用包谷面、红薯、马铃薯充饥,有时还吃了上顿缺下顿,但那种“鱼水情”关系是至高无尚的,对子弟兵的粮食从不短斤少两或搞偷梁换柱的手脚,每次都能保质保量,很得子弟兵的信任。一切都装好后,到连队拉来人力车,由男子汉们一车一车地义务送去。星期天或放假的时候,我也跟着大家一道推车送粮好像是参加解放战争时期的民工送粮队,感到非常荣光。

时代进步,岁月流逝,再也听不到那吱嘎吱嘎的水车声,再也见不到那石碾子活蹦欢跳的身影。家乡的碾房,独自静静的躺着,在日月星辰的庇护下保持着无忧的沉默。它疲惫了,但它仍用那疲惫苍老的身躯任由孩子们嬉戏玩耍,甘愿做孩子们的乐园。

 

2002年冬

2008.6.27录入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