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那些风化的日子之七  

2009-11-10 11:23:26|  分类: 家乡淡淡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那些风化的日子之七

穷根难断

 

 

家乡的人本身就穷,却染上了毒习,这大概就是穷根难断的原因吧。

聚众赌骰子,这是当时最流行的一种赌法了。一人摇骰子,只用一只小木筒或小茶杯把三颗骰子盖在一只小碟子上摇三下,这是赌钱人的规定,只能三下,不准多摇或少摇。摇骰子的人称为保官或庄家,以他为主,左为单右为双,各自压单双。假如开的是双,单上的钱多过双上的钱,多的部分属保官赢,反之则输。三颗骰子最小的点是三点,最大的点是十八点。根据单双的点数分别又分单有龟孙、出门,双有青龙、毛子。几点为龟孙,几点为毛子,那时因为小一心读书,没有参与,也没去探究,至今也还不知其然。

赌场就在我家屋后的竹园里。竹园里有一棵大树被风吹倒后,最粗的一节锯开发现没有用处就一直摆放在那儿,倒成了赌友们天然的赌桌。一般都是晚上赌,就在附近租用两盏煤油灯,一只煤油灯两元钱。煤油灯是用墨水瓶做的,一盏灯装二两煤油,当时的煤油才四毛钱一斤,谁都愿意租。一到下午七点过钟,乡里人看走马灯——陆陆续续的就来了。多则三四十人,少则二三十人。请几个放心的人放哨,在赌场上同煤油灯一样抽红钱发工资。只要有了七八个人,大家围着保官就开始干起来。慢慢人一多,几十双眼睛紧紧盯住那变幻莫测的三颗小小的骰子,竖着耳朵注意听保官摇动骰子的声音。保官放下杯盏,那一元两元、五元十元的票子就像飘树叶一样按各自主人的意愿飘到杯盏的左右两方,眨眼功夫就是一大堆。同压一方的人,还在进一步的压赌,压双的在争你要青龙我要毛子,有时争了半天互不相让,保官一再催促下只好互相放弃。假若开到双,根据点数确认是青龙毛子,是毛子,要毛子的人赢双份,另一个则不输不赢。别看人穷,一上赌场不知从哪来的票子,不像是用汗水换来的钱,就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纸屑。压得多的时候,一方都有三四百块。

几家欢喜几家愁,三两个小时下来,赢了的喜笑颜开,高高兴兴早早离开场地,输了的呢,兜里哪怕还剩微少的几个钱还要赌个心不死,三五几个还围着一盏奄奄一息的孤灯死挠,挠来挠去,结果有的是猴子挠月亮越挠越深,或竹篮打水一场空。

除了晚上赌,偶尔也有白天赌的。白天都选在赶场天。派出所有个姓张的所长,一到赶场天总要穿着便服去抓扒老二,分不开身,所以那些赌钱汉就抓住这个机会。我家竹园赌场,远近十里八里的人都来。那时,除我家竹园以外,其他地方聚众赌博的现象同样严重,一时赌风盛行。张所长常带着派出所的干警坚持不懈的抓赌,经过一段时间抓、堵、教,赌风得到扼制。

聚赌制下去了,赌徒们又转入了另一种地下活动方式,由室外转向室内,四五人围坐在一起打十四(川牌)。整天整夜的打,还会连续作战,接连几天不下赌桌,饭食由主人煮好端上桌,一餐每人给两元钱的饭钱。这激起好多妇女的怨恨,有的吵嘴打架,有的斗不过气不过,有怨无处出,只有“以身殉职”,跳河自杀以示抗拒。这样的悲剧在家乡处处上演,导致穷的更穷,家徒四壁。

派出所的集中精力严打,张所长马下脸来,不管你是亲戚朋友还是弟兄叔侄,抓到一视同仁,不讲情面。抓着打牌的,一顿的“四季发财”后罚他们自己扛着桌子板凳到派出所,然后关上几天,教育转变。白天夜晚马不停蹄,到处巡查守候,见着就抓,抓了就关,成天耐着性子说服规劝。

经过一段时间有所好转,一阵风声过后,恶习又继续泛滥,变换新法。骰子、川牌不用了,因为派出所抓着就毁,赌具没了,就地取材寻新赌具。新的赌法临时确定地点,找几颗包谷粒,然后选好两粒放在碟子里,盖上杯子像赌骰子一样摇三下,以包谷粒的白面黄面定单双,同样有抢赌白对黄对的。所谓白对黄对就是两粒都是白面朝上,谓之白对,两粒都是黄面朝上谓之黄对,都为双,抢到白对或黄对的赢双份,没抢到的不赢。

赌骰子到后来有的在骰子上嵌磁铁,赌的时候当保官的人用一块磁铁在桌面下做动作,需要单双只管用磁铁在桌子下面活动就成,这样当保官的包赢无输。当然,保官一人不行,必须是两三人合伙。赌包谷粒亦如此,有的为了多赢钱,也在包谷粒上嵌磁铁搞动作,被人发现以后这种办法吃不开了,赌的人就要求当场取包谷粒,最好是刚脱离下来的,不要两粒而是四粒了。一般包谷都是收进屋后就脱离晒干放好的,赌的人又从中索取一种方法,将包谷粒用温水浸泡一定时间,然后去水晾干,反复多次实验摇包谷粒,用耳朵听音确定单双,还可以确定是白对还是黄对,实验成功以后,约好人到某地点,事先先到做好前期工作,等人到齐,抬出一箩筐包谷粒来让大家当场任意挑选四粒来,这样避开参加赌的人的嫌疑,以取得暴利。

    赌汉们常说:不怕输得苦,只怕是断赌,以作自我安慰。其实,老人们常有一句经典的人生之谈:没有哪一个赌汉是赌发财的!往往有的倾家荡产,有的家破人亡,有的妻离子散,有的搭上自己的性命。一辈子越赌越穷,人越赌越懒,惰性就像荒凉的土地,废芜而凄凉。

    这大概是“马太效应”的结果吧。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