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那些风化的日子之八  

2009-11-11 19:03:12|  分类: 家乡淡淡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那些风化的日子之八

灾难前奏

 

 

煮饭烧柴禾,喂猪喂熟食也要烧柴,冬天烤火也离不开柴,自然就要砍柴了。每年的暑期和冬季有空闲时间,都是砍柴的好日子。

记得儿时砍柴都是在附近的山坡上砍,专挑上好的杂木,汤圆粗细,两米左右高。钻进刺丛里去挑选,小的还瞧不起。我人小,大一点的刺丛钻不进去,而且粗一点的柴砍起来还费劲,就只有砍小一点的了。通济沟家家户户砍,沟外三四里远村寨的人们也来砍,三五年时间,坡上找不着柴砍了,那柴长不赢人们砍伐的速度,连一米高的黄荆条也砍光了。冬天烤火取暖烧柴疙兜,山就赖着懒长柴了。

冬日取暖有钱一点的人家烧炭,用一只四方形木架,十五公分高,中间放一铁火盆,称之为火箱。在铁盆中放少许草木灰,取一尺左右长的两三节木炭,再在木炭上放几个燃得明亮的火舌,用扇子煽几下,火花四溅,一会儿就燃起来了。屋子紧凑不漏风,一家人坐在火箱旁,寸步不离。一离开,寒气袭人,周身打颤。没有钱的,当然绝大多数人家没有钱,就只有烧柴禾。有的家庭有专门的火坑,有的没有,就在灶前的灰坑上燃火取暖。烧柴取暖有别,有男人有力气的人家烧的是大疙兜,在大疙兜旁加些柴块,火燃得旺旺的可坐八九个人。亮堂堂的火舌明亮亮的火苗映得人的脸火红红的,红得像猴子的屁股,膝盖以下都烤起了火斑斑,可身上还是冷飕飕的。

柴疙兜是树木砍伐以后留下的树桩,用锄头挖开泥,能用斧头砸烂的石头砸开,路出树桩的根来,把树桩的根尽量掏得开一些,根露长一点,用斧头劈下来多得一些柴禾。把根劈完,那树桩只用力一掰就来了。大的要两人抬,小的用背篼背回家放在房屋背后,风干了就可以烧了。没有力气的,家里又买不起斧头,只有用锄头挖那些砍柴留下的小木桩,根小,只用锄头就可以挖断,或用蔑刀砍就行。但这样的疙兜不熬火,一炉火要烧四五个或六七个,一小时左右就燃尽了,又得赶忙加。

长期这样不断的烧不断的砍不断的挖,大的挖完挖小的,小的挖尽了,连鸡头大的也不放过。两寸长的干竹桩也劈来烧,最后竹疙兜也一样挖来烧了。一座一座的山挖得一片荒凉。柴看光了,打起刺丛的主意,一个刺丛一个刺丛的挨着砍,刚长出不久的嫩刺丛也同样遭受厄运。刺丛不够砍,又开始消灭茅草,一片一片的挨着劈,像剃头一样剃得精光。附近的山上再也找不出什么可砍的了,沟里沟外的人们又走出通济沟,翻过拦牛坎多走两三里路到相邻的茅坡区管辖的山上去砍。那里青㭎柴多,好砍又熬火,谁都想去砍。其实在附近的山上柴没多少的时候沟里沟外早就有人去砍了,人家有人看护,那就十足的叫偷了。偷柴的人办法很高,瞧准没人的时候,像老鼠一样一下钻进林子里,选定一个地方,不声不响地用刀削,就连碗口大的也用刀削,待倒下时紧紧扶住慢慢的放下,听不出一点儿动静。把柴捆好,弄过山坳,进入自家地盘,挺直腰板,放心地大摇大摆挑回家了。没有多久,外区的山上也被这些人如蚂蚁蚕食一点一点地秀了个精光(当然他们自己也要砍来烧),也成了一座座光秃秃的和尚山了。

生活的必须,家乡的人们火烧眉毛得顾眼前,就这样无休止的向山坡索取,把山坡刮掉一层又一层的皮,殊不知厄运的来临和沉重的惩罚无情地来得那样快,措不及防。但又愿谁呢?几千年的传统,传承数十代,代代这样经历过,谁会想象未来怎样?谁又能够去想象呢?眼前的矛盾谁会解决,落后的思想,锈蚀的传统束缚着家乡的人。

这是鼠目寸光吗?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