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每月同题】二月随笔(原创)  

2009-02-04 12:53:16|  分类: 苦乐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春风正当时

柳边河

 

    二月,时值农历的正月。按我们家乡的习俗,正月十五过大年,过大年后就开始做一切农事。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春之计在于勤。抓住春天,把握春天,一年就有好的兆头,就有了成功的一半。

    但在四十年前春不逢时,那样的日子艰辛中夹杂着许多苦涩和伤感。   

    四十年前,才十二三岁的我挑起了家庭的重担。在大队小学五年级毕业后,初中不招生,需要劳动锻炼一年,父辈们看我们这些还年小的娃娃们心疼,就到区里的小学说情,让我们还读一年,学校校长是我们一个大队的,十分的同情,毅然答应了,我们又蹦蹦跳跳的回到学校里,可一年满后,还是不招,要我们劳动锻炼一年。我这个还没有锄把高且乳臭未干的幼稚少年,同我的同龄人一起义无反顾的一脚踏进了劳动锻炼的大熔炉里。

    过了大年,春耕开始了,全生产队的男女劳动力随队长的一声高喊“上坡了”,各家各户准备好油盐米菜,带上锄头和锅瓢碗盏上山挖包谷土了,一挖就是半个月或二十天。我们居住的地方面朝坝子背靠山,稻田在平坝上,土全在山坡上,且山高路远,来回一趟要一个多小时。为了节约时间,少费力气多干活,早上九点钟左右吃完早饭,九点半至十点钟队长一喊就上坡,下午饭在坡上吃(一日两餐,家境好一点的回来可以吃晚餐,但绝大多数人家是吃不起晚餐的),吃了饭再干一会儿,到太阳落坡时才收工下山,所以,上山前要带好吃的。有的带米上山捡柴禾煮,有的带冷饭冷菜,吃饭时找点煮饭的米汤和着还有些寒气的春风就咽,也有的带面条煮,那就没有齐备的作料了,有点盐,多少有颗猪油就不错了。吃的菜就是早上吃后的剩菜,生活条件好的,正月吃剩的香肠腊肉有一点是最美的,条件差的有点油菜苔也不错,还有的带一小块自制的霉豆腐。那时,虽然饭菜不丰盛,只要有米饭吃还是别有一番风味。不懂事的小孩儿们感到十分的好奇和新鲜,都闹着要上山吃饭。小孩儿上山吃饭一是为了好玩,几十号人坐在一起很是热闹。吃饭不用筷子,就在山上折两棵木棍或马儿干就当筷子了,吃起来还挺香。二是上山吃的是白米饭,家里就只有菜和的饭或包谷沙了,满口粘,挺难咽的。

    我开始是带着好奇又是带着重任和大人们一起上山的。我们家人口多,全家八口,父母亲、我和两个弟弟、三个妹妹。那时是靠挣工分吃饭的年代,父亲有病,不能干重体力劳动,向生产队申请交副业,每月交三十元钱到生产队,每天记十分。一个男劳动力在生产队里一天挣二十分,如果是抢收抢种时节,一个男劳力一天挣的工分高达四十至六十分,这种高工分的待遇我们家享受不到。父亲交副业后,家里自然就只有母亲一人挣工分了。母亲若全天参加生产劳动,一天按五歇气算,一歇气三分,一天十五分。但母亲早上要在家里煮饭来我们吃,还要料理家里一切事务,所以难有满勤,很多时间一天只能上工四歇气时间,一天只能挣十二分。我为了挣工分帮助家里过日子,加入了挣工分的行业,干一天给我记十分。就这样,我天天顶着和大人们一起出工,上山下田,薅种收割,割草喂牛(割草、喂牛也是挣工分的一个方面),拾煤砍柴,挑起了家庭重担。每天顶着出工,从不间断,挣的工分在家里我算最多,人们就给我封了个“主要劳力”的称号,一要出工时,大人们就对我喊一声“主要劳力”走呢。虽然一天和母亲一起辛辛苦苦参加生产劳动挣工分,毕竟还是当不住一个真正主要劳力一年挣的工分多,年底分红时,十分一个劳动日,一个劳动日才值一毛三分钱。人多劳动日少,算账下来家里要补生产队一百七八十元钱。父亲靠修补破鞋两角三角的挣,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除了看病吃药,父亲还要抽烟,喝点酒,维持一家人的家用,供弟弟妹妹读书,完全没有剩余的钱了。补钱时必须要拿现钱,不然那些工分多要进钱的就要造八辈祖宗,日先人祖婆,骂你吃五保。没有办法,母亲只有忍痛把自家自留地里种的辣椒卖了填上,这本来是准备用来填补家庭开支,过年时给弟弟妹妹们缝补新衣服用的。

    生产队分粮食按人口分,体现社会主义分配制度的优越性,可在分配经济作物类时,就得按劳动日的多少分了。比如分花生、葵花、油菜、黄豆之类,我们家工分少,人口多,还没有两三个人的家庭分得多。葵花、花生我和弟弟妹妹们都喜欢吃,看着分得的还不满一撮箕,母亲去掉泥沙、茎叶、瘪壳、嫩水和其他杂物,晒干后母亲给我们尝一点就装存好,不让我们看见偷吃,等到过年或正月有客人来时拿出来吃,不让人家笑话我们家穷。有时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在吃葵花、花生的,弟弟妹妹们哭喊着要,母亲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往弟弟妹妹脸上几巴掌,以后只要一看见有人在吃,母亲暗自咽下苦涩的泪水悄悄的把弟弟妹妹叫开。

    分的油菜籽也简直少得可怜,七八个人还分不到二十斤。家里很难喂得起一头肥猪,所以吃油的问题就很难了。油菜籽可以拿去兑菜油,三斤菜籽兑一斤菜油,十几斤菜籽就只能兑四五斤菜油了。遇到年景不好,十来斤菜籽也分不到,生产队还要到外地买菜籽上交任务。每次炒菜时,母亲把油匙在锅底画一个圈,沾点油就行了,不能让油匙在锅里停留。每次炒出来的菜都只是沾点油气,尽管有些糊,觉得好吃,要是一点油也没有,太没味了,又糊又苦。但总不能长期不吃油,一天也总得要炒一次菜,我和弟弟妹妹们都是吃长饭的,菜不好饭吃得少,不利于长身体。于是,母亲就只有采取这种办法了,这样炒出来的菜,我们吃起来也挺高兴,吃得香。

    穷生虱子富生疮,这是那时家乡的老辈们常说的一句话,虽无道理,在当时却认为是贫穷富有的象征,也是贫穷的人们对富有人家的一种诅咒。刚才妻子还在逗小儿子,明天(二月四日,立春)早点起来穿好衣服嘴里念“抖虱子,抖虱子”,抖干净身上的虱子跳蚤就不穷了。现在看来,这是一种笑话,但那时农村好多家庭大人都教小孩这样做,可还是没有几户能真正富起来的。

    如今,要想吃葵花、花生不是什么稀罕的了,市场上随时有,哪个时候都可以买来吃,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吃点山珍海味也不是什么梦想和神话,这让我油然的想起唐代诗人贺知章《咏柳》,“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由此而联想起一九七九年南海边那场及时的春风,在祖国大地上吹拂了三十年,给我们现代的生活裁出了多少人间的幸福和欢乐啊!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春之计在于勤,人懒地生草,人勤地生宝。二月春风正当时,抓住大好春天吧,抓住了春天,就抓住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200923傍晚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