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父亲和他的胶草鞋  

2009-03-08 12:21:07|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1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和他的胶草鞋

柳边河

 

父亲是个修补皮鞋的皮鞋匠,而且会割胶草鞋。他割胶草鞋的手艺是响当当的。

三十年前,乡下的村民们都喜欢穿草鞋。当然,那时候受物质条件和经济条件的限制,乡下人也只有穿草鞋。

那时候的鞋一般常见的是四种。一种是自己用布纳鞋底布做鞋面做的布鞋,一年能有一双就不错了,一般是晚上和晴天不下地干活时穿。一种是半筒的水胶鞋,下雨天干活穿,不打湿脚。另一种是解放鞋,天晴下雨都适用。其次就是草鞋了。水胶鞋和解放鞋一双不贵,才三四元一双。可还是有好多人买不起,一个劳动日才两三毛钱,这还算好的,差的劳动日就更不值钱了,所以要想买上一双水胶鞋或者解放鞋,需得花掉一个月的劳动成果。皮鞋更不用说了,很少有人买得起的,想都不敢想,如果哪个人有皮鞋穿,远近的人都很羡慕。我小时候有一双皮鞋,村子里与我同龄的都来借去穿着走人户,管他合脚不合脚,穿着体面。因此,好多村民都只有买便宜的草鞋穿了,一双才两三毛钱。

草鞋穿起来轻巧,行走、干活方便,又不贵。草鞋,顾名思义是草做的。加工草鞋的人在一根特制用来打草鞋的凳子上,用四根人工搓成的麻绳平拉成直线,然后几根稻草一起搓紧后紧紧扎扎地挽在四根麻绳上,这就叫打草鞋。打草鞋的原材料有的是,又不需要本钱,只要有这个技术活和工具,只要空闲随时可以干一阵,拿得起丢得下,生产队要出工可以立马放下,如果不做其他的事,一人一天可打三四双。

那时候的男性村民们上山下地大都是穿草鞋,也有中老年妇女穿草鞋的。一双草鞋可穿一月左右,如果遇到干重体力活和下雨天,草鞋的寿命就会缩短,一年穿二十双草鞋还过不到年。

那时候,人们都盼望能有一双物美价廉的鞋穿就好了,特别是方便耐穿的草鞋。父亲的胶草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幸运而生的。

父亲是皮鞋匠,他修补皮鞋是自学成才。

父亲年轻时进城打工,成了贵阳铝业公司的一名工人。厂址在清镇,父亲在厂子里扎根下来后把祖父祖母、母亲和我全家人都接到清镇去,躲百年不遇的饥荒。那时城里死人后已经实行火化了。祖父封建意识严重,去后不久,知道了这个消息,怕死后被火化魂回不了老家,落叶归不了根,极力想回家。祖父只有父亲一个儿子,父亲又是个地道的大孝子,1960年躲过饥荒过后,父亲为了祖父的心愿,放弃城里的生活,带着全家从贵阳清镇返回到了老家——遵义新舟通济沟。

父亲想学一门手艺养活全家。贵阳的蔡姑爹是干修补这一行的,休班的时候,父亲爱到蔡姑爹家去玩,耳濡目染,了解一些修补的门道。父亲在蔡姑爹那里要来一套修补工具,试着找一双破鞋来补,拿给祖父看,祖父一看,针眼、运脚和补上去的式样,像模像样的,和蔡姑爹补的样式没有多大区别,当即把父亲夸奖了一番,说他眼巧手巧,是个会做手艺的好料,于是父亲备齐工具和材料大胆的上街摆摊搞起修补来了。那时皮鞋少,补的是解放鞋、水胶鞋和布鞋钉底(钉钢板或胶皮,使布鞋底不易被磨穿)。父亲靠他精巧的手艺赢得了消费者的喜欢,也大大填补了家庭的经济收入,维持了一家人的生计,度过了很多生活难关。

父亲既善于自学成才,又善于发明创造。

七十年代末,父亲和公社的一个驾驶员熟,看见废旧的汽车轮胎摆在那儿无用武之地,感到惋惜,他取得了那个驾驶员的同意,拿来拨弄,一层一层地拔开,用来钉在布鞋底上,可以延长布鞋寿命,还减少了进材料的成本。东拨弄西拨弄,父亲突发奇想,如果把轮胎切割成胶草鞋,肯定耐穿耐用。父亲试着割了几双拿到市场上,三元钱一双,结果很快就销售完了。那些赶马车的人特别喜欢,一双草草鞋在泥石马路上不经磨,五六天就换一双,汽车轮胎割的胶草鞋穿两三年都不坏,这样一算,值!那些赶马车的人一传十十传百的就传开了,都到父亲这里来买胶草鞋,父亲的生意一下子红火起来了。

用汽车轮胎割胶草鞋费力气,厚厚的,体重,穿在脚上走路干活都不方便,不适宜乡下多数人群,父亲又开始研究开发他的新产品了。父亲想,废旧的人力车胎比汽车轮胎薄,而且材料来源比汽车轮胎广,何不用来试一试?要是可行,穿起来应该轻巧多了,会受更多的人喜欢。父亲有了大胆的设想,不需要谁批示同意,也不需要哪级领导研究决定,他就是一家人的“皇帝”,决策者,说干就干,找了几个废旧人力车胎就开始把奇想送入“生产车间”试产。

产品出来了,父亲亲自试穿,哎呀,夹脚,一行走脚就被夹得惊痛,多走几步就会磨掉肉皮。父亲犯疑了,怎样攻破这难题呢?把这难题攻破,有好多的废旧人力车胎可以变废为宝,能割好多胶草鞋,方便好多乡亲,还可以赚好多的钱啊!不知是什么启发了父亲,他想了一个办法,把人力车胎割断后翻卷起来用绳索捆好,煮猪草时放在里面一起煮,割出来的胶草鞋就平整了,还好穿。可是,那一次一锅猪草猪不吃,全废了,以后在柴火上节约不了,只有单独费柴火煮了。

套胶草鞋耳子开始用的是细棕绳。穿草草鞋用棕绳那还顶用,可用到胶草鞋上,几天就磨断了,又要换新的,费劲又花钱。父亲吃饭都在思考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呢?他自己在卖橡皮筋,橡皮筋有伸缩性,他突然又有了大胆的设想,既然橡皮筋有伸缩性,何不用橡皮筋来试它一试。父亲是个急性子人,说干就干,当即就放下饭碗,从他装工具箱和材料的包箩里拿出橡皮筋,比着胶草鞋需要的尺寸剪下一截橡皮筋来套上,他又自己穿在脚上亲自一试,嘿,还真行!他试着坚持穿了几天,既好穿,橡皮筋还完好无损,而且好使用多了,橡皮筋有伸缩性,穿、脱都挺便利,挺适合“懒人”,随穿随脱,进出门方便、快捷、自然。这样,父亲用橡皮筋代替棕绳套胶草鞋,无形中还多增加了一笔收入。

割的胶草鞋多,橡皮筋用量就大。父亲出售的橡皮筋是进的加工好的成品,胶草鞋的销量打开,橡皮筋就供不应求了,为了方便,又为了能多赚钱,父亲开始自己试着加工橡皮筋。父亲买来废旧汽车轮胎的内胎开始加工。父亲用一颗钉子去掉盖,按照需要加工橡皮筋的宽度,折一个弯,在凳子上固定起来,然后将磨快的皮刀紧靠钉子牢牢地扎在凳子上。准备就绪,父亲叫我当助手传送内胎材料,他坐在板凳上双手用力拉,用这样的土办法来加工橡皮筋。开始配合不好,用力不均,加工出来的橡皮筋不宽就窄,不窄就宽,或者根本不成形,拉三两寸或不到一尺就断,浪费了不少材料。我配合父亲在慢慢的摸索中逐渐掌握了要领,动作逐步熟练,达到配合密切,好几米都不断刀,既省力,又快,拉出来的橡皮筋宽窄匀称。以后,父亲每次要加工橡皮筋就叫我,我和父亲配合达到了非常默契的程度了,谁也离不开谁。

父亲割的胶草鞋有对耳的,有斜耳的。对耳穿在脚上不分左右,方便忙时,且左右调换穿还可延长胶草鞋的使用寿命。斜耳的胶草鞋靠大脚拇趾的一个耳子是斜的,其他耳子都是正的,穿时左右区分严格,不能调换。但大多数人习惯于穿斜耳的。斜耳的胶草鞋有个弱点,大耳靠大脚趾脚掌的部位承受力大,容易磨坏。父亲为了帮助大家省钱,一双草鞋能多穿些时间,有坏了的父亲就给他新接上一个,可以当新的穿,也不收一分钱;如果有硬要给的,就叫他将钱打二两“包谷烧”来,大家你一口我一口的在摊子上喝了。

父亲卖胶草鞋的时间长了,经验丰富起来。比如说一双胶草鞋需要多少橡皮筋,按父亲的话说,一双六尺,雷都打不动。成人的基本是这样,少不了。有的人想省一点橡皮筋,认为长了是浪费,结果不行,下一次赶场又来重新买了六尺,结果多花了钱,浪费了橡皮筋。少年的还可以适当少一些。哪个买了父亲的胶草鞋,他都要用空心铳子在耳子上打好眼,套好橡皮筋,拿给买主立马就可以穿在脚上走路。后来,那些穿过父亲的胶草鞋的都知道该怎样套橡皮筋了,父亲才让他们自己套。

在割胶草鞋的时候,父亲特别注意节约、合理使用材料,人力车胎上有破损的地方,父亲用鞋样在上面一比划,巧妙地避开,要么移到前端两只鞋耳的侧边,要么移到侧耳的旁边,实在避不开就割一双大码号的,或者是割一双小码号的,反正必须留在要割掉的地方,这样才不丢材料,又可以多赚钱。

父亲的胶草鞋生意好起来,赶新舟的时候,一天要卖二三十双,每双三元至三元五,收入很不错。镇上的几个皮鞋匠看父亲的生意那样红火,露狼、罗斌、夏皮匠,都来向父亲学割胶草鞋,还有汪补锅也改行来学了。父亲不但带他们到哪里进材料,还教他们怎样处理原材料,怎样割,还每人送一个鞋样给他们。现在,他们都和父亲一样作古了。

父亲割胶草鞋一直用的是硬纸板修剪的一只鞋样,左右反过来使用。鞋码的长短全凭自己熟练的程度和经验上取,随心所欲,得心应手,你要四十码,绝不会给你割出四十码半。若是小码号的,比鞋样还短,也行,要三十五码,割下来保你准的,穿上正合脚。

套橡皮筋也有讲究,特别是大耳和后脚跟两个耳子,橡皮筋套不好会磨脚,要不了十分钟就会磨破皮。父亲自己天天穿着赶场,一来是为了打广告(那时还没有广告一词)见人就做宣传,二来是自己亲身穿着实践,看怎样才好穿,让更多的人喜欢穿,来买他的胶草鞋。他把他的胶草鞋拿到邻近的场镇去卖,赶过新舟、郑场、茅坡、绿塘、禹门、虾子、骊龙,乡民们都喜欢父亲割的胶草鞋,便宜,好穿,耐用,节约经济,远近闻名。父亲姓朱,大家都尊敬的称他为“朱皮匠”。都知道新舟有个“朱皮匠”割的胶草鞋好,于是绥阳、湄潭、凤冈、正安好几个县的都来十双八双的给邻近的乡亲们代买。

父亲把废旧物品再利用,为乡亲们带来了好处。我想,应该给父亲颁发“废旧物品利用奖”、“保护自然环境奖”、“开发创新奖”、“利民服务奖”、“帮助群众发家致富奖”和“社会贡献奖”等多个奖项。若是父亲知道,定会高高兴兴地喝两杯,高唱几声他最喜欢的川腔,醉倒在乡亲们的一片赞叹声中。

至今,我仍保存着跟随父亲几十年的工具箱,里面有割胶草鞋用的两把皮刀,一只鞋样,一个空心的铳子和一个实心的铳子,一把钉锤,还有钉鞋用的铁脚板。


                                                          (2014.11.5晚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1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