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蓝蓝的天酸酸的雨(八)  

2009-06-07 11:38:56|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蓝蓝的天酸酸的雨

                                                              八 

麻三娘回到家,饭煮好了两个孙子还没有放学回来。麻三娘紧紧记着在街上看到的事,顾不得吃饭,收拾好饭菜,急匆匆赶到朱幺爸家,隔老远就喊,幺爸,幺爸,在家没得。

朱幺爸听到麻三娘的喊声,从屋里站立出来,三娘,来坐。

一路的上坡,麻三娘走得气呼气呼的,还没站稳,急着问,幺爸没去赶场啊。

朱幺爸说没有事,无事赶场小舍财。

哎哟,你该去哟!你不晓得,我看你以后怎个过哦。麻三娘把她在农行前面所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朱幺爸,为他担起心来,往后还有哪个找你犁田嘛!我听那些说起那机器好得很,又快,一个顶几十个劳力。都这把年纪了,就靠犁两块田找几个钱,没想到把路都给你断了哦。

朱幺爸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默默的抽着他的旱烟。

一袋烟抽完,朱幺爸很自信的带着鄙视的神态,像是对麻三娘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他说机械的东西,哪有人灵便,弯弯田,土角角机器啷个能比得上人。随他啷个宣传,哪怕说的天花烂醉,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迟早要见。山沟沟里,到底行得通行不通,我活了一辈子,皇帝换了好几个,前二三十年就说起,人都老死了几茬,还没见得半个影子。

他站起来,提着响杆在地上拍打了几下,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吓跑那些来吃谷粒儿的鸟儿。

鸟儿们“呼啦”一下子飞到树枝上和房顶上,伸伸脖颈,用脚洗洗嘴,弹掉粘附的灰尘杂质,偏着头看看朱幺爸和麻三娘,又装着梳理身上的羽毛,寻找机会又下来捞几嘴。

朱幺爸转身回到凳子边,把响杆放下,慢条斯理坐到凳子上,带着老眼光怀着一些不满意的口气说,看到那些买了拖拉机收割机的,没有路爬坡爬坎的还是不行,过不了田坎角角,日妈看到得不到吃,不是说的鬼话。

朱幺爸又卷上一袋烟点上,大口大口的烟雾浓浓的吐出来,像是要吐出他心中的怨气。一阵沉默,只有他“啪啪”地往面前甩清口水的声音。一泡一泡的清口水在水泥上流淌,湿了一片地。

麻三娘心里暗自为他急,商量替朱幺爸打个主意,但又没有想出个什么主意,也就没再多说。麻三娘说要回去了,两个娃儿放学回来要吃饭。朱幺爸也不挽留。她起身快步的高一脚低一脚的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回到家里,取钥匙打开门。刚进屋没几分钟,两个孙孙就放学回家了,她把饭摆出来和孙儿一起吃起来。

麻三娘一边吃着饭,也一边打着冷呻吟。                                                         

                                                                 (未完,待续)

                                                             (2010年1月26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