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中国网络博客协会“岁月情缘”命题征文》[原创】那些风化的日子之一  

2009-10-31 12:33:55|  分类: 家乡淡淡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中国网络博客协会“岁月情缘”命题征文》

               那些风化的日子之一

与车有关的故事

 

我的家乡是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名叫通济沟。沟里一条马路通往茅坡,现在的永乐镇。马路离我家有一里多路,40多年前一天偶尔有一辆车通过。

小时候对汽车特别好奇,只要一听到有汽车的声音,不管是在屋里还是在外面玩,尽管玩得很高兴很投入,也要跑到龙门口,一双眼睛盯住对面的马路,看是什么样的车。

那时一般就两类,一类是从遵义开往茅坡的客车,一天一班;一类是拉货的货解放牌汽车。都是国营的。货车中又只有两种,一种是载重量并不大的前苏联嘎斯汽车,上坡时呜呜呜的声音文秀而嘶哑;一种是我们中国自己制造的解放牌汽车,爬坡声音浑厚雄壮。最喜欢看的是拖斗车,就是在一辆货车的后面拖一个小斗,据说那小斗能载重一吨。

上学的时候要从马路上过,就在离学校三四十米的地方,有一段比较陡的坡,上坡的时候车速度很慢,十一二岁的孩子很轻松的就能追上。遇到有车上坡,一只书包掛在小屁股上一搭一搭的跟着汽车屁股后面追,一双小手吊着车屁股乐巅一阵,等汽车上完坡赶紧放手,乐呵呵地跑到学校上课。马路是泥石的,晴天浓浓的灰尘乌烟瘴气,远远的像一条奔腾的黄龙;雨天泥水溅得老高,飞进路边的田土里,厚厚的盖在稻子或蔬菜上,看不见一点本色。遇到有讨厌的司机,看到有人在马路上,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车轮故意压过稀泥或深水凼,溅得满身都是稀泥或泥水,只有望着车屁股骂上几句了事,最多是捡起一块泥石向车子溜走的方向砸出去解气。

能坐上一回车是挺光彩的事,不管是客车还是货车。“文革”时期遵义开往各个乡下的客车停开了,一九六七年父亲带我到贵阳,从家到遵义九十五华里的路只有步行,在路上看到有一辆车过,心想要是有哪位好心的司机捎带一程多好啊,一定会得到好好的感激,可望穿了眼,招软了手臂也没有一个司机起善心。后来到区上读书,上学的路大半要经过马路。一起上学的伙伴看到货车来了,事先做好准备,等车经过,纵身一跃,两只手抓住车后挡板,死死吊住,双脚蹬在使得着劲的地方,或是向上一跃,或是先翻上一只脚,一扭身就爬上去了。三四个一起爬,得有技巧,要不然就爬不上。到学校之前,要下车又不能叫司机停车,因为是悄悄爬上去的,也得悄悄的爬下来。爬车爬熟了,有了经验,摸索出车在行驶中如何下车的办法,一点也不危险。我比他们小,往往都是落伍,很羡慕他们。但我不服输,想到一定要争取能爬上一回,哪怕就只有一回,也乐呵乐呵一阵子。机会来了,我比他们先做好准备,抢占有利地形,车到跟前,先抓住了挡板,个子小,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了上去。这次谁知他们一个也没爬,就我一个孤单单的在车上。是他们让我,还是不想爬车了?司机故意把车开得很快,不让我有下车的机会。到来街上,一般都是往遵义方向走,这回司机却往相反的绥阳方向开。我是第一次爬车,没有经验,很是着急。我在车上不停地喊:“叔叔,叔叔,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叔叔,我要下车读书。”“求求你啦,叔叔,我真的要去读书,让我下车吧。”我完全是央求了。司机不理,过了新舟七八里路,车才停下。司机来到后面,指着我说:“你刚才在骂什么?”我吼得凶,尽管声音大,但比不过汽车“呜呜”的声音,司机听不清楚,以为我是在骂他。我说“没有骂你啊,叔叔。我真的没有骂你!”司机看我年纪小,很可怜的样子,才相信了,不再追问,放了我。这下我可惨了,要返回这七八里的路,够我走一阵子的了,等我走到学校时,课都上了大半堂了。从那以后,我不敢冒然行事,独自爬车了,但事实上也只有这一回。

看车翻更觉得有些好奇。大队学校背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段马路,又是下坡又是上坡,而且还有几个急转弯。我读二年级,听说那里翻车了大火不约而同的跑去看,果然有一辆货车翻下四五米高的陡坡“四脚朝天”,不知司机怎么样,那时我们根本不过问这些,只看着翻仰的车好玩。东瞧瞧西望望,听到上课铃响了,撒腿就跑,迟到了老师要打板子。结果还是迟到了,走进教室,老师叫我们几个站在黑板下面,我还是第一次被老师罚站,到我读完高中也是仅有的一次。 这天上课的是个女老师,但一样的凶,照样会打板子,可这次格外开恩,起了菩萨心肠,只叫我们用学生用的木尺(只有六寸长)相互你打我三下我打你三下,但必须狠心打,轻了要重来。

四十多年了,那条马路2004年被列为“革命老区通乡油路”工程,在原来的基础上打成了水泥路,加宽了,改直了,平坦了,晴天再也没有泥,连灰都见不到了,雨天更是清洁如洗。在上面跑的车辆多着啦,有各种各样的,数也数不完。单是永乐(茅坡)至遵义的班车一天往返都是二三十趟,你说那原来的记忆还不被碾得粉碎?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