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松涛阵阵的黄昏(七)  

2010-02-28 12:39:51|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黄二嬢疯了!

黄二孃疯了?

中午太阳正烤得火热,村子里的人们木鸡一样呆在阴凉的地方,企盼能有一丝微风拂过,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这样一个声音,让大家惊讶万分。

黄二嬢疯了?怎么会呢?昨天还是好好的,有人看见她在包谷地里下肥呢,只要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抱着十分怀疑的态度。

难道通风报信的人无根生有?

昨日下午吃完午饭,黄二嬢带着儿子到小河边清洗衣服。小河原本宽处五六米,可现在不成其河了,每年涨大水冲刷,泥沙堆积两岸河床,中间形成了一条水沟,河水就从中间的水沟里流过。河水深处一米多,由于是浅滩,河水清清,淙淙流淌,有小鱼儿在河水中游荡,三五成群,透过清澈的河水看得一清二楚,甚是逗人喜爱。黄二嬢怕小儿子玩水,再三叮嘱儿子不要下河来,叫他就在岸上玩。黄二嬢洗衣旁边两三米远的地方河床矮,堆积的泥沙差不多有河床高,缓缓的形成一个斜面沙坝。黄二嬢埋头赶紧洗她的衣服,小儿子忘记了妈妈的嘱咐,蹦蹦跳跳的已走到了沙坝上,靠近水边,看见小鱼儿在河水里活蹦欢跳的,逗人喜爱。三岁的儿子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可爱的小鱼儿,甚是好奇,便伸出小手去抓。一伸手那鱼儿闪电一般扭转头飘散,一瞬间又聚在一起,摇摆着尾巴,更是逗得小儿子心痒痒的,又伸出小手去抓,鱼儿还是那样子,机灵地躲闪开去。这下更把小儿子逗傻了,天真的小儿子蒙蒙不知,对小鱼儿的心仪弄得他忘乎所以,一种急切想抓住小鱼儿的心情驱使他迈开小腿,直向河里。河底到处是鹅卵石和泥沙,没有平地稳当,脚不栽根,只一滑,顺势倒在了河里,仰天头朝下游,河水从鼻孔里灌入,还没来得及呼出声来,清清的河水夺取了他幼小的生命。

黄二嬢洗完衣服叫儿子回家时,才发现不见了儿子的踪影,心里不由一阵紧张,放开喉咙大声呼喊:“罗儿,罗儿——”呼喊一阵没听到儿子的回应,目光迅速朝四周扫视,扫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见罗儿影子,黄二嬢急了,头“嗡”地一声爆炸,立刻意识到最坏的结果。她揪着心,疯狂地沿着河沿找,在一丛水仙花旁边,看到了儿子的身影,仰面朝天,脸色一片苍白......她疯狂的一步跳下河里迅速抱起儿子,紧紧搂在怀中,儿子直着身子一动也不懂,她抽出一只手猛烈地拍打儿子的小脸,由轻到重,由缓至急,“罗儿,罗儿”的不停地呼喊,声音由小而大,由平和到急促,由清脆到沙哑,只听到儿子的小脸“啪啪”的响声,好久没见儿子有一丁点儿反映,僵直着身躯沉沉的躺在她怀里。她立即嘴对着儿子的小嘴儿用力吸,又用手掌挤压儿子的胸部,十多分钟过去了,儿子不领母亲的情,还是什么反映也没有。黄二嬢的脸刷地一下变得冰凉、苍白,每一个毛细孔都打开了阀门,冲得全身每一根汗毛怵然汗立,她全身“哗啦”一下散了骨架,瘫软在河滩上,好一阵子才嚎出声来,“罗儿——”,一声悲痛欲绝的啕声震得地动山摇,昏天黑地,泣不成声,悲痛欲绝......

松涛又呼啸怒吼起来,为黄二嬢的儿子奏响了哀鸣曲,为她伤心,为她悲哀,为她哭泣。尽管千万棵松树在一起咆哮,一浪一浪的哀鸣声震响黄家坝的天空,可比不上黄二嬢失去儿子凄惨的恸哭声。她痛不欲生,几次昏死过去,都被村子里的人们救醒。

第二天天还麻丝丝亮,黄二嬢披头散发,用围过儿子的披风包了一只枕头,抱着呆坐在自家房屋的阶沿上,摇晃着身子一声接一声的呼叫儿子的乳名,一只手轻轻地拍打披风,目光呆滞地看着披风里的“儿子”。她认定那是儿子,是她的心肝宝贝儿子,最乖巧最伶俐最讨人喜欢最听妈妈的话的儿子,是她的大救星赐给她幸福的儿子......一会儿发疯似的狂笑,一会儿嘶声裂肺的恸哭,一会儿呆傻的狂欢。

她记着她带她的儿子来过小河边,她要抱着“儿子”在小河边尽情地玩,在河沿上走来走去,她要让儿子在小河边玩个够。把“儿子”抛得老高,接着,又抛上去,抛上去,又接着,又抛上去又接着,不停地欢呼:“儿子长高了,儿子长高了,我的儿子长得好高好高啊,呵呵呵呵……儿子不哭,儿子不哭,妈妈背,妈妈抱,妈妈带你去赶场,妈妈给你买粑粑,妈妈为你缝新衣裳……”

把“儿子”放在地下,她在前边奔跑,开心地逗“儿子”:“来呀来呀,‘儿子’,来追妈妈呀。快来呀‘儿子’,追妈妈呀......”“儿子”躺在地下纹丝不动,她冲着“儿子”发怒:“你个龟儿子,为什么不来追妈妈?你不要妈妈吗?不要妈妈吗?......没良心的,妈妈都不要了,没良心,没良心……呸呸呸呸......”她一只脚用力地在“儿子”身上踩,又抱起来举得老高,“我摔死你龟儿子,嗨——”使劲扔进河里,河水溅起一拨水花。她仰天一笑,“啪啪”地拍着双手,“呵呵呵呵,儿子死了,儿子死了,死得好,死得好,死得好啊死得妙,死得呱呱叫……死了儿子没了娘,气死你爹娘......”

胡乱地唱,胡乱地叫,东歪西倒咧咧趄趄,在小河边,在田埂上,在乡村马路,在松树林里……见着别人的小孩儿,用她那双脏兮兮的手捂住小孩儿的脸吼:“儿子,儿子,叫妈妈,叫妈妈,叫妈妈,叫啊,叫啊……”孩子不叫,她狠狠地朝那孩子的脸上“啪”地一巴掌。

                                             (2010年9月修改 2011年2月再次修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