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松涛阵阵的黄昏(十)  

2010-02-28 12:45:35|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一股酒席风席卷小镇,家家户户办酒席蔚然成风,连日来,百十户的小镇上几乎天天不断有人做酒,天天都有吃的,这对于黄二嬢来说犹如过共产主义生活,只管跟着吃,顿顿吃饱饭,天天不挨饿,吃饱了碗筷一丢,屁股上两巴掌一拍,不闻不问,溜之大吉,第二日照常来,按时等候,管吃管饱。唯独与众不同的是她不能坐在桌子上同大家一起吃,只能由好心人给他盛上一大碗,再添一些菜,递给她端着找个僻静的地方独自享受,若是一碗不够再盛,她只要端着碗在饭甑子边一站,自然有人主动来给她舀饭,盛满了乖乖端着找个小角落继续三下五除二搞得一干二净,完了,还将碗倒立起来,仰起头,把剩余的汤水全部倒进嘴里,又伸出长长的舌头把碗内壁舔得白白净净。

酒席筵前黄二嬢像变了一个人,挺懂规矩,不再像以前那样横着抢东西吃了,当人们八个八个的围着桌子坐满等饭菜上桌的时候,她同另外的伙伴乖乖的在旁边等着,等第一轮酒席摆完后就有好心的年长妇女给他们舀了饭菜端过来递到她手中。

另一个伙伴是谁呢?这个人其实就是黄二嬢的表哥刘二才,近段时间他们常常是一起。刘二才反正是单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平常邋遢惯了,一个单身男子难以自理,对于家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刘二才家里的土地种得不好,他耕作技术差,种下去的庄稼不管施肥除草,只管问着收,因此谈不上什么收成不收成了。刘二才缺少家庭的温暖,长期过着一个人的孤单生活,养成了自由散漫得过且过的生活习惯,没事老往街上跑,东游游西逛逛,混到下午近黄昏的时候才回家。街上做酒的多了,他也试着吃起“混顿”来,懒得自己回家做了。反正谁是谁家亲戚谁也认不准,不吃白不吃。试着吃了一次两次,渐渐就吃顺了,自然随便多了,晚上还有宵夜,所以他就懒得回去,因为回不回去不怎么重要,也没有什么必要,光棍一人,不回去还好些,免得见到那空荡荡冷秋秋的屋子生寂寞,发怨气,増愁思,哪有在街上无忧无虑,悠闲快乐,饿了要吃有吃,比家里吃得还好,神仙一般的日子,好不快活。由于长期不回家,又是暑天,晚上随便在一个角落随遇而安就着一宿。好久没洗脸换衣服,脸上和身上自然是脏兮兮的,所以人们把他看着与黄二嬢同类。

做酒场中自然的人多,除了打牌的外,大多数人闲着等饭吃,常常是要找些乐趣。

黄二嬢始终是女子,多少还是要振作一些,她常常看不惯她的表哥刘二才邋遢的样子,偶尔会在他身上拍打拍打,用手指帮他梳理头发。人们看着这样的情景,又在电视剧里边经常看到男女作欢的镜头,就怂恿黄二嬢,亲他一口,亲他一口。黄二嬢虽然好久没有过夫妻生活,她当然知道亲吻意味着什么,并且经常和她相伴的只有刘二才表哥,这是她唯一比较亲近的人,唯一感到亲热的人,再说原来表哥刘二才对她不错,想起她私下拿烧熟的红苕洋芋给她吃的时候,就想到表哥刘二才对她的好,现在人们的怂恿,借此机会亲他一下,表达对他的感激。对待自己的表哥,她也不顾忌什么羞不羞,况且还要靠这些人到时候给饭吃,亲就亲吧。她两手捂住刘二才的脸,刘二才流出两吊长长鼻涕,她看到很烦,“好脏啊!”扯刘二才的衣角给他擦净,然后又双手捂着他的脸,嘟着女子特性的美丽樱桃嘴唇,慢慢的靠拢刘二才的嘴......取乐的人们怂恿更热烈,声音更大:“亲啊亲啊,快亲啊,一会儿拿扣肉给你们好吃。”黄二嬢在人们的怂恿下,在刘二才嘴上深深的一吻,引来众多人的观看。人们不足意,再一次怂恿黄二嬢再来一个。有了前面的一次,这一次黄二嬢毫不犹豫,大胆的来一个响亮的吻,人群中激起一阵潮水般的狂笑,心里充满了满足感。从此以后,人们常常拿他俩取乐,他俩也很顺从,成了家常便饭。同时,每当他们表演过后,吃饭时都会得到丰盛饭菜,这是他们最想要的,最想得到的,最渴求的。

这就是他们的报酬吗?

刘二才被黄二嬢这样亲过来亲过去,到觉得引发了他的男子气,心中很想有那么一种男人的欲念。黄二嬢虽然没有洗脸梳头,衣服虽然不漂亮,但还是比他的干净,女人的气味还是有的。好多回他总是有这样美美的想法。每当黄二嬢亲他的时候,就会挑起他的兴趣,下身那东西会有些热乎乎的,不守规矩了。但他知道不能轻举妄动,做那事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只能是暗暗的私下里进行。哪只饿狼不想吃荤,哪个饥汉不想性事,除非失去了正常肌理。

街上做酒的又逐渐的少了,一月半月的才有一家,想过那种饭来伸手的“幸福生活”没有了。但那种生活毕竟是美好的,所以不管是乡下还是街上,只要听说哪里有做酒的人家,他们就会跑去。平常照样往街上跑,早上来,黄昏的时候回去,经过那像坟岗一样的松树林。翻过那松树林就是黄家坝了。黄家坝是他们的家,他们唯一感觉比较亲切一些的地方。家禽动物不管地方是好是坏,那里毕竟是归宿,要在那里相依相伴。尽管是冷漠的,尽管是冰凉的,尽管是无情的,尽管是伤心的,尽管是令人失落的,归宿始终是归宿,不往那里往哪里去呢?有哪里会比这里更好吗?那些陌生的,恐惧的,遍地洒满了歧视与荒唐的地方不会比这里更好。这条路他们走熟了,闭着眼睛也能走回去,这就是一种条件反射,这就是熟路的缘故。

对于黄二嬢来说,倒不是念家,她不知不觉的每到黄昏的时候总要往那里走,东不走西部走,那脚偏要向黄家坝走。

                                                (2010年9月修改  2011念月再次修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