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松涛阵阵的黄昏(十一)  

2010-02-28 12:48:19|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柳边河

 

  十一

黄二嬢的男人在她精神失常五年以后的年底另取了一门媳妇,不久就生了一个小子,虽然不胖,没有黄二嬢生的儿子乖巧,但毕竟是个儿子,男人喜欢,婆婆更喜欢,享受家庭小皇帝般的特等待遇。

男人另娶,是不声不响进行的。是亲戚从很远的地方介绍来的一个半智半愚的少女。那少女家庭贫穷,脸蛋还算生得干净,就是智力稍差那么一点点,附近知道情况的未婚男人没有哪一个愿意娶她,因此到了二十八九了还没有嫁出去。

为了不制造声势,暗地里的娶进门来,不举行公开的结婚典礼,两个人站在堂屋对着香火行个礼。文革时期举行集体婚礼,有好多青年都是这样悄悄的进屋在堂屋对着香火先行婚礼然后再参加集体婚礼的,照样能过得幸福美满。这女子来在他家的公开身份是表姊妹,死了爹妈没人照管,在他家跟着姨娘,不受欺侮。暗地里就是没有名分的夫妻了。

婆婆是旧时代出生的人。在婆婆的幼年时期,三纲五常无后为大深深地植入她的人生,到她成年的时候虽然是新社会新时代,但那种传宗接代的陈旧思想刻下的烙印和旧传统的阴影在她的脑海中始终没有散去。儿媳贵与不贵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如果生男孩就会和孙子一样占据她的心灵,如若生女孩那就永远不是她的好媳妇。

黄二嬢每天黄昏回家,呆在她自己狗窝一样的“家”里,与她真正的家只一墙之隔,自从男人另娶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小男孩过后,那小男孩哇哇呀呀的哭闹声听得清清楚楚,时时揪着她的心,恨不得冲进屋里抓起小男孩扔进小河里,陪葬她的儿子。她欲罢不能,想起婆婆那张恶狠狠的脸,她心里立即一阵犯憷寒颤,怯辱感驱使她像一只流浪的狗一样蜷缩在窝里,不敢轻举妄动。目光毫无神采,除了能动一下,简直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揪心的痛摧残着黄二嬢,每到这时候,黄二嬢把她藏在包里的布娃娃拿出来,一针一针地扎,仿佛这样扎了她心里就会好一点。

这布娃娃是黄二嬢在垃圾堆里捡到的,很有些陈旧,头发乱蓬蓬的,她把布娃娃头发扎成老太太发卷,又用针在布娃娃脸上刻画道道印迹,活像老太太的皱纹。是的,她把这个布娃娃当着是她的婆婆了,每到屋子里发出小孩儿的闹声的时候,就是她内心最痛苦的时候,她把布娃娃拿出来狠狠地扎,解心头之恨。那千疮百孔的布娃娃身上,密密麻麻的针眼数也数不清,她不知扎了千针万针。

后来扎布娃娃的办法也控制不了她内心的矛盾,她再也不想听到那个声音。惹不起躲得起,从此她不再回她那个家,她选定村子附近的一个石崖下面的小石洞,把那里作为她新的“家”。小洞穴不大,天然生成的一个条形的石臼,能卷缩睡觉,勉强能伸开身子,下雨不被淋湿,能遮风蔽日,铺了一些干稻草,还算能够安生,从此就在这里安居,过着没有任何干扰和烦躁、安适而平静的生活。

                                              (2010年9月修改 2011念月再次修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