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龙门迷雾之一  

2010-06-14 18:27:17|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门迷雾之一

柳边河

  落  榜

 

喜鹊闹,喜事到。

清晨起来,牟庆家侧面的一颗柿树上喜鹊闹喳喳的叫得欢。庆哥赶场回来,听到儿子高考考出好成绩的消息,脸上开了花。

庆嫂踏出门来站在阶沿上,双手搭在围裙上乐滋滋的笑,棕黄色的老脸泛起一韵一韵的光,像刷了清油一样光亮,照得出影子。

庆哥今年五十有一,而立之年生得一子,长得乖巧,十分可爱,聪明伶俐,庆哥很是喜欢,想到将来一定有大出息,给他取名为中柱。

中柱,乃木屋的一排柱子当中最高又最主要的一根,也可以理解为中流砥柱。庆哥给他儿子取名中柱自有他的道理,饱含着他一生的愿望和全家人乃至整个牟氏家族的心愿。

牟氏家族自从600年前从江西入黔落脚到一个叫通济沟的地方,穷乡僻壤,闭塞幽静,四周环山,一条狭窄弯弯的小河从村子边穿过,土地宽广而肥沃,倒是个居家的好地方。后来这地方改作木杨镇,几十辈人五十多户人家还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庆哥家的中柱十年寒窗苦,从小学到高中一向成绩拔尖,不负众望,第一次高考考出好成绩,只差两分就上清华。这在木杨镇周边十里八乡开天辟地从来没有过的,牟中柱犹如一声惊雷,震醒了穷乡僻壤的山村。

消息传出,十里八乡的人们对庆哥刮目相看,尤其是对庆哥的儿子牟中柱,夸中柱聪明,有能耐,夸庆哥有福气,培养了一个好儿子。十里八乡的把这一消息作为特大新闻,跟上中央电视台,比赛得了奥运冠军一样的震惊喜悦,逢人便谈,张口就赞。

庆哥和亲戚朋友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清华上不了起码也是二类重点大学,坛子捉乌龟——十拿九稳的事,好心的人叫庆哥好生准备好请客的事。

住牟庆家对门的敖三筋家却是另一番景象,死气沉沉的。他家也有个儿子,叫敖再利,是和牟中柱一起考进城关中学的,也是今年参加高考,然而却连专科线都还差二十多分。一家人都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敖三筋下午碰到牟中柱,夸了几句中柱就连声埋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是个大笨蛋。牟中柱苦笑了笑,忙安慰他道:“大伯,让他补习明年再考嘛。”敖三筋觉得有点奇怪,中柱考了这么好的成绩,好像一点都没有感到高兴。

中柱怎么乐得起来?他自己心里明白,差两分就意味着他今年没有跨进大学校门的希望。为什么呢?中柱在填报自愿时过于自信,“单吊清华”。他第一自愿填报清华,平行自愿一个也没填。中柱高中三年,成绩一直顶呱呱,理科全级第二名,从没有谁能撼动过他的位置。填报自愿时,中柱满以为凭他的实力上清华是姜太公钓鱼——稳坐钓鱼台。即使出点差错,大不了再补习一年。学校每年来补习的不下于千儿八百,有的读了“高五”、“高六”还在读,他就是读个“高四”又算得了什么?

分数线划定,差两分肯定无缘进清华,中柱心中有底,他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不是他做不起答题,而是一时疏忽,从草稿上移答案时看错了。吃一堑长一智,再补习一年,变失败为成功之母,无非是晚进一年清华门。他,非清华莫属,清华大门大大地向他开着,早晚都是进,早一年晚一年也无妨。至于补习费,凭他的成绩,他根本用不着考虑,也无需要他去考虑,有的是学校要他去补习。

中柱家住在木杨镇东南面通济沟里一个偏僻贫穷的拦牛坎,距离镇中心三十多里路,出门就爬坡,弯弯的山路弯来拐去,从镇上到他家要爬三重坡,一重高过一重,不出几通汗不踹几口粗气是上不去的。家坐落在半坡上,种个庄稼都要爬两三百米高的山坡,从家里到庄稼地最少也得走二十分钟。土地同木杨镇的其他地方比起来有天壤之别,那些土块全都在陡坡上,石旮旯里,一小块一小块的,一块能种十来窝包谷就算好的了,大快一点的又是六十度的坡土,放只粪桶的地方都没有,要施肥就一人挑着一人拿起粪罐舀粪施,十足的穷乡僻壤。按理说中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凭他那样好的成绩,应该早早摆脱这样的环境才是。山沟里人的想法,管他什么学校,只要是大学,早一点读出来早一点找个好的工作,与拦牛坎这个穷山沟永远的拜拜,到大城市,端个铁饭碗,或是当个大老板,坐上小轿车,住上西式小洋楼,天天过神仙一样的日子,好不惬意,好不快活。

可是中柱呢,一点儿也不急,他认定早晚一定会告别这个穷山恶水的鬼地方。

中柱单吊清华的事没跟他爸他妈透露半点消息。庆哥想着儿子有出息,为他牟家争了光,将来肯定有个好前途,听别人夸他他儿子,满脸喜气乐呵呵的,笑得合不拢嘴,几颗包谷粑牙齿也跳出来显美。

日子一天天美美的过去了,庆哥和庆嫂通过一阵的陶醉与兴奋过后脸上布起了阴云,就像山间的雾霭灰沉沉的。尽管中柱没有明显的暴露出自己落榜的情绪,提出要补习的想法,但是始终纸包不住火。庆哥赶场在镇上的中学门口看到张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回来问中柱,中柱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个所以然。因为他知道他的做法会伤害父母的心,怎么解释父母也无法理解,但是他在学校的经历和所见所闻又不得不这样做,他的目标认定了清华,非清华不读,但用什么样的理由什么样的话向父母解释,让他们能够理解呢?牟中柱想了又想,苦闷在心中憋得慌。在庆哥的再三逼问下,中柱再怎样支吾也不得不说出了缘由。庆哥听到中柱因单报清华而落榜的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得他瘫坐在阶沿上,满肚子的气发出咕咕咕的叹息,喉咙像被石头读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庆嫂哭的鼻涕口水起吊吊,嘴里念叨,我的冤家,你啷个不出一声气,累死累活供你十多年,盼的是你早一点能有个出路……你啷个这样做嘛……都说是你读书可以,满以为能够考个好的学校……哎,我的冤家……你叫我们脸往哪里搁!

中柱自知自己有错,但自己是下了决心的,而且心中有数,他这样好的成绩不愁找不到补习的学校,更不愁补习费用的问题。他把这一切道理耐心的给庆哥庆嫂说了,让他们放宽心,叫他们不要担忧,无非是晚一年的问题。

中柱初中是在镇上的中学读的,中考成绩优异,以全镇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取县城有名的城关中学。中柱落榜想补习的消息很快被镇上中学的领导老师知道了,这几天镇上中学的老师和学校领导正在研究如何邀请中柱到学校里来补习的事,想拿出个最佳方案,不惜一切代价要挽留住中柱,这样优秀的学生,肥水不流外人田,千万别让他跑到外面的学校去了,近水楼台应先得月。

就在昨天,城南中学中柱的班主任老师和学校的领导打来电话,叫中柱回学校参加补习,说不收他任何费用,保证明年考上清华,万一考不上学校想办法作为保送生也要送进清华。

       (2011年3月修改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