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龙门迷雾之八  

2010-06-20 15:12:43|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门迷雾之八

柳边河

回  笼

 

敖三筋儿子果真考上大学了,正热热闹闹风风光光送儿子进城上大学。临走之时,村里的人和敖三筋家亲戚朋友、敖三筋儿子的同学都来相送,人群从拦牛坎垭口到檬梓冈坡脚两百多米,一个挨一个的连成一条长龙,场面真够感动人的,比上世纪六十年代送子当兵还要气派热闹。当然,也不次于送牟中柱上大学的规模。自从牟中柱考上大学以后,为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小山村争了光,村里和族中的人都立下了规矩,以后凡是哪家子女考上大学,村里和族中都要组织相送,长长气势,鼓励孩子,同时也是让孩子记住不忘本。

放假回家的牟中柱这几天一直躲在屋头没露面。

开学都两个多星期了,人们发现牟中柱还呆在家里没去上学。村里的人们都犯疑,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

是经济困难吗?他考上大学时做“状元酒”接的钱,不要说上四年大学,按理说供他读研的钱都足够了,还愁什么钱呢?

是学习期间实习?一个清华大学的学子,哪可能在乡下实习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实习也得是在堂堂皇皇的大科研单位或是有名气的企业或响当当的机构。

是学习的压力大吃不消?大学有什么压力?高考那么沉重的压力都挺过来了,进了大学,没有强迫考研,还有什么压力?进过大学的人都知道,进了大学门,犹如落在了福窝窝里。大学一天课程不多,全凭自己爱学不爱学,一天两个钟头的课上了,玩得要怎么潇洒就怎么潇洒,自由自在,过着快乐小神仙的生活。

是愁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愁什么呢,堂而皇之的清大学生,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还愁找不到工作?况且,他离毕业时间还早呢,怎么就考虑这些?才进大学门不久,兴奋还来不及,哪会这么早就有这门心思?

难道是有病休学?病倒是有,但不是生理上的,是心理上的。

心理上有什么病?

然而,不但人们想不到,令牟庆两口子也万万想不到。中柱没有其他原因,就是极不适应离开家离开父母的生活。牟中柱刚刚踏进大学门不到一个月,给他庆哥庆嫂打了十多次电话,在电话里边,牟中柱一声连一声的叫苦。

“我的妈吔,这个生活我咋个过得来哟。要辣味无辣味,要咸味无咸味,更不要说……白天吃不饱,晚上肚子咕咕叫。一个月,我都瘦了十斤了!”

“幺儿,我晓得你苦,读书费力,我在县城陪你的时候就看到你的。可妈替不到你,你自己读书自己得。”电话这边,牟中柱他妈心疼得不得了,“幺儿,想吃哪样就自己买来吃,钱不愁,够你花的。身体要紧,啊。”

“这边没得哪样合胃口的,北方味太浓,超市里卖的辣椒没得家乡的辣。吃饭的人多,那饭菜像喂猪一样,没有妈给我做的好吃。”

“将就点,娃儿,慢慢的就习惯了,啊。”

“我不想读了,我想回来。回来吃妈做的热腾腾的饭,香喷喷的菜,那辣那麻吃起来好安逸。”

“这啷个行呢,幺儿,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还是名牌的,好多人想读都读不到,好端端的不读,不是辜负了你的老师和学校的校长吗?他们那样关心你,爱护你,帮助你,你不读,啷个对得起人家呀。”

“和我一个宿舍的同学有的是河南的,有的是山东的,有的是河北的,他们说话叽哩囔囔的,听不懂,吵死人啦,觉都是睡不好,烦死了。”

“慢慢就习惯了,慢慢就习惯了啊。出门在外是没有家里好,为了前途,是要吃些苦才行。”

“这边一个熟人也没有,没得哪个和我说句话,好孤单啊!”

“一个县里面去的呢?”

“没有,我们县的一个也没有。”

“一个省的总该有吧。”

“不晓得他们在哪儿,那么大一个学校,哪里去找啊?”

“还有同学噻,娃儿,和班上同学慢慢就熟了。”

“我不喜欢他们,不想和他们话说,觉得他们太烦。妈吔,要不,你来北京给我煮饭嘛。”牟中柱苦苦哀求。

“还是小娃儿哟,要吃奶不?幺儿呢,妈不能跟着你一辈子。长大了,要靠自己,早晚你都是要离开妈的,哪能跟着妈一辈子呀。你还不如女儿家哟!”

……

电话那边总是懊丧、失落的声音,像一只没有了依靠的鸟儿,弱不禁风。

到期终了,例行的期终考试即将开始。同学们都在积极的复习准备,翻看学习笔记,三三两两邀约讨论,紧张而有序。牟中柱好像没得那杆烟烧,毫不在乎,照样玩,照样睡,每天早上睡到十一二点才起床,慢条斯理的,两点钟了还没吃中午饭。

考试了,同宿舍的同学见他还没准备好,好心地提醒他:“牟中柱,考试时间快到了,快,起床了。”一同学抓住他的肩膀推了几下。

“别闹,你们去吧,我还睡会儿。”

“你不考试啊?”

“不考,以后补考。”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补考啊?“

“你猪啊,补考的试题简单得多,不费吹灰之力就及格了,何必那样费劲。”牟中柱不知何时从哪里听来可以补考而且补考试题简单的消息,所以毫不过问考试的事,整天照样玩照样睡。

“走吧,走吧,大家一起考了。”同宿舍的同学替他着急,又急着猛烈的推了推他的肩膀催。

“去去去……别烦!”牟中柱侧翻过身来用手掀开同学的手,又侧过身扯被子紧紧捂紧头继续睡觉。

 

事实上补考不是牟中柱想象的那样。

第二学期开始了,学校通知上期考试不合格的学生每科补交500元的重修费,第二学期结束后同正修科目一起考试。

牟中柱六科未考,当然毫无疑问的补交了3000元重修费,除了正常该修的六科以外,牟中柱还要重修六科,十二科的压力合起来就像一盘巨大的磐石,压得牟中柱喘不过气来,又一个连一个的电话打回来向他妈诉苦。小的时候和在县城读高中时从来没有洗过衣服,一直都是他妈妈代劳,吃的是热菜热饭,开的是特殊小灶生活,简直就是享受的“小皇帝”待遇。学习紧张,牟中柱更没办法,衣服还是花钱拿到洗衣店去洗,甚至吃饭都是花钱打电话雇人送到宿舍来,虽是乡下穷苦人的孩子,不知钱可贵,拿钱没当个钱在花,整天如水一样在往外流。分两次挑的担现在一肩挑,能不累吗?但牟中柱一天还是照样悠哉乐哉的样子,一点没有紧张的气气,该玩照样玩,该睡照样睡。

又是一个学期结束,又要期终考试了。这次牟中柱再没有补考的侥幸心理了,只能照样按时参加考试。学得好不好,管他呢,到考场再说,兴许当几回“长颈鹿”,让眼睛多勤快点、机灵点。“好了,只有拿眼睛吃苦了。”牟中柱心里这样的想着,就像一个不常买彩票的彩民一样碰碰彩头,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何必多费心思,过早磨成个老头呢?

进了考场,牟中柱傻眼了,哇,哪见过那种阵势!自读书以来包括高考也没有那样严肃,考场里来回走动的有两个监考老师,场外还有三四个隔着窗户外来来去去巡视,还不时探头看看考场内,简直就像抓贼似的!牟中柱额头的汗珠一下子像商量好一样如泉水般涌了出来,光擦汗就让他应接不暇,腾不出手来答卷。平常没有好好上课看书作笔记,闲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根本不管用。有一位同学在课桌下动了一下,立即被监考老师处以作弊嫌疑,勒令退场,这下吓得他眼睛斜都不敢斜一眼了。当当当几声下课铃响,弄得他心里六神无主,其他同学全部都交卷出考场了,他还呆呆地坐在那儿,不是老师催他交卷,他还不知道考试时间到了。

卷子评阅完毕,同学们都高高兴兴的回家同父母团聚,独有牟中柱怏怏不乐,无精打采,他十二科就有九科不及格!学校劝其退学。看着手中的《退学通知书》,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能高兴得了吗?

牟中柱撕毁了《退学通知书》,胡乱卷了铺盖回到了拦牛坎。

快要秋收了,小时候玩得要好的伙伴上的上大学、打的出去打工,牟中柱想找个说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感到无尽的失落。他决定再补习参加明年高考。

镇上中学的老师来他家中邀请他到学校补习,答应不收他一切费用。牟中柱毫不犹豫,很爽快的答应镇上中学的老师说还没有考虑好,等考虑好了再说。

牟中柱其实并不是没有考虑好,他想,镇上这样的三类中学,要好老师没一个好老师,要设备没有设备,图书馆都没一个,连实验课都开不齐,怎么能补出好成绩呢?要从头来就得好好的从头来过。再说,在这样的学校里补习,不掉了他的身价?

他还是去找城南中学当年的班主任老师,班主任老师把情况向学校反映了,学校领导说:“行,还是照老样子办。”

牟中柱又回到城南中学,开始了“高五”的补习生涯······

                            (2011年3月修改  完)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