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小说】老尤  

2011-06-29 12:55:11|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尤

   文/柳边河 

 

 

我师范毕业分配到镇中心完小任教,深得领导器重,一到校就安排我上毕业班的数学课,并且当班主任。与我同班的同学,除了有两个有特殊关系分到县城学校以外,我算幸运的。

数学是我的专长,从小学起就特别喜欢,成绩一直拔尖,从小学到师范,很得数学老师的宠爱。小学时拿过奥赛市级一等奖,初中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得过省级一等奖国家级二等奖,教过我的数学老师在评聘职称上还沾了我的光呢。现在任小学毕业班数学科教学应该说卓卓有余。

我的小学是在本镇的一间村小读的。教我数学课的老师是在“文革”中初中毕业的,由民办教师转正当了校长,姓尤,谦虚和蔼,大家都不叫他校长,称呼他老尤。我毕业当老师了,他还在那间学校当校长,出于对他的尊重,我称他尤校长。他说现在我们是同事了,和大家一样就叫我老尤吧。我说这不行,太没礼貌了。他说这样挺好。开始那样叫他的时候很不习惯,接触的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

那间村小距镇中心完小有二十多里,要走一段崎岖的山路,只有一半的路程是乡村马路,偶尔有三轮车或摩托车跑。每个星期一下午老尤必到我这儿来一次,从不坐三轮摩托,坚持步行。每次来不为别的,和我探讨教材和教法,每一个章节该怎样授课,哪些是重点,哪些是难点。他不说,每次都是要我先说出来,然后他在课本上密密麻麻地写上,那一本厚厚的教本几乎被他用红笔写得面目全非。我不禁惊呼,我的天啦,简直是在重新写一本教材啊!

每次来,老尤总是要讨论彻底才走,有时我都感到疲倦了。那天女朋友约我到她家去,初次拜望未来的岳父岳母,你说该得准时是不是?过得岳母眼方能成为准女婿,我准备好了正要出门,老尤来了,高高的鼻梁上挂着一副老光眼镜,脸上满是慈祥和微笑。这回他不同往常,一踏进门就打开话匣单刀直入和我探讨起来。我啊啊嗯嗯的听着,心里有十堂大炉火在燃烧,喉咙都烤干了,全身无数蚂蚁跳蚤在爬。老尤说完了,要我说说我的看法。我不知东西南北的敷衍了几句,巴不得早点出门去见我未来的岳父岳母。他认为我说的太肤浅,没有谈到点子上。他却沉得住气,循循善诱的启发我,哪些地方如何如何,哪些地方该怎样怎样,噼噼啪啪的说了一大堆,又要我再谈谈我的看法。我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时间已经六点半了,说好的五点钟到,我的天,这怎么得了,岂不是让我第一次谈恋爱就吹吗?火苗从喉咙喷向脸膛,寒冬天气,印堂发烫,一串串的汗珠像泉水一样冒出来。手机响了无数次,他听而无闻,非要我说的他满意才罢休。等我赶到女朋友家,隆冬漆黑,女友介绍见过她父母后,我想再三说明情况,她父亲摆摆手,示意我入座吃饭。我心想这下完了,出于礼节让我吃完饭后滚蛋吧。我红着脸,准比红纸还红,忐忑不安囫囵吞枣似地吃完不冷不热的晚饭,等待着最残酷的判决。

学生快到毕业的时候了,按常规需要进行毕业前的总复习,老尤来的更勤了,三天两头的往我这儿跑,二十多里的路,大热天的跑来跑去一点儿也不嫌累。我用数学的方法简单地跟他计算了一下,这一来二去一学年下来足足步行了3000多里路,比从我的家乡遵义到北京的路程还长。他不嫌烦我倒烦了,大到每一个章节,小到每一张复习卷上及其简单的连三年级学生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答的一道小试题,都要拿出来反复的讨论,有哪几种解答的方法,有没有简便的计算,学生容易出哪些差错,到哪一步会出现什么问题,等等等等。我想,复习嘛,只要学生能够正确解答就行了,哪来这么多弯弯道道。他还要求我必须照着我们探讨的思路去给学生讲,还要听我的课。我的天,我们校长都没这样要求我,他怎么就能这样呢?我猜想,他是不是一直在学我的,然后再去教学生呢?二十多年了,他是怎样混出来的啊。他这样做不是来舀我的油吗?我对老尤实在是太反感了,要不是我的老师,凭我的个性早就想拿冷眼对他,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毕业考试我们又一起参加评卷,试卷评完统计成绩,他班的学生平均成绩80.6,一起评卷的老师都啧啧称赞,在乡镇还没看到过这样高的成绩。我丝毫没有为他高兴的意思,觉得他这不是真本领,全凭到我这儿来取的精。反过来又想,我班学生的成绩怎样,要是差他一大截多没面子啊,岂不是无地自容了。一会儿统计到我班的了,结果令人出乎意料,居然高出他班学生3.2分,居全镇第一。老尤为我甚是高兴,走过来热情的祝贺,连连的夸不负众望不负众望,弄得我有些尴尬,一时转不过弯来该怎样说好。

下午老尤约我到我女朋友家,不提则罢,一提我的怒火三丈,那次因为他耽搁了我的时间,女朋友的父母不热不淡的对待我,女朋友对我也是冰冰凉凉的,我犹如在三千丈的深潭里见不到阳光,梗梗于怀,闷闷不乐,这下他提起来让我无名之火一触即燃,真想狠狠的臭骂他一顿,方解心头只恨。老尤笑嘻嘻的上前搀着我的手臂说,走走走,到你老丈人那里好好喝二两包谷烧,我陪你,没事。我被他拉着迟迟疑疑的跟着他后面走,心里像爆了箍的桶——没底。到了女朋友家,她父母热情的把我们迎进屋,桌上早就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还有一壶自家泡的杨梅酒。看到我来,伯父伯母高兴的合不拢嘴,急忙招呼我里面坐。原来老尤早告知了,只等我们一到就开席。女朋友还告诉我,上次到她家晚了也是老尤事先就已经讲清楚了,我说你不早说,害得我虚惊了那么久。

后来我调到镇教育辅导站分管人事工作,全镇教师的档案信息都能了解得一清二楚。老尤叫尤德勤,中共党员,1975年初中毕业,1976年任民办教师,1988年转为公办教师;1985年参加省中师函授学校学习,1988年获得中师文聘,1989年在职大专进修,两年后获得数学专科学历,1993年获数学本科文聘;曾获得过县、市级教学奖,省级先进教师,市、县优秀校长……

看完老尤的履历表,我的脸不知道往哪儿搁。

 

                                                                                             2012年5月5日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