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满地泥香(二十三)  

2012-09-11 10:37:20|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地泥香(二十三)

文/柳边河

【原创中篇小说】满地泥香(二十三) - 柳边河 - 柳边河

 

 

二杆和他的那些夜骡子一样的狐朋狗友,白天睡足了觉,晚上给赌馆看场子放哨。二杆的工作是看场子,那一叠叠齐刷刷的钞票看得他眼花缭乱,看着看着手就发痒,那手不自觉的伸向兜里,把仅有的几张浸透了汗渍的钞票摸出来,找个人稀疏的地方挤进去,一把把钞票搭在了赌桌上。运气还好,上了几把都有收获。八字先生说他这几天有偏财运,还真算是应验了,二杆背着老板悄悄的接连参与了几场,没有输过,赢的还不少,二杆心里美滋了,叫上麻先,邀约朋友上夜市,进超市,下馆子,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下游的,只要市场上有卖的,尽情享受,生活过得还有些滋润。麻先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神仙般的生活,一下子天壤之别,感觉是在梦中一样,走起路来屁股都像大了许多,甩得又圆,胸脯也挺得老高老高的,完全变了个人样,简直比得上娱乐杂志上那些性感封面女郎。麻先感觉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老公能轻轻松松的搞到大钱,花钱就像扔纸一样,拿得爽快,过得快活,老公回来也不吵他了,当着玩伴一样任由他把玩,一应满足丈夫的要求。听说老公花钱在外面打“野食”,她当没有那杆烟烧,只要有钱拿回家,在她面前照样交“公粮”,永远不倒红旗,满足她的性福,她就满足了。

赌钱也要讲究点时运手气,按赌钱人的话说赌时赌运,时运手气不来,再会赌的人也会“背时”。二杆正交磨苦运,磨苦磨苦,越磨越苦,遇啥事啥事都打杵。这磨苦就像两扇磨子在你身上磨来磨去,再坚强的人也会受不了。过了几天神仙快乐日子,这几天二杆背起来了,赌钱上注手气不好,原来是有一分用出两分的人,这下输光了没有根子。输了二杆还想捞,他觉得这钱来的便宜,又来得快,一颗汗一颗汗挣来没有这个多也没有这个快,还费力劳神伤身体,混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逢人还抬不起头,话都不敢和别人说大声了。捞,捞才会有机会,捞才翻得了本,捞才发得了财,捞才有好日子过。二杆决定了捞,自己看场子的钱丢进去了,当然看场子的那点面面钱手气不好的时候泡都不冒一个,于是他想到向老板借。老板那里借钱是要带血本的,老板只认钱,不认亲不认戚不认友,到时不还是要变本加利的。一次几大千拿来丢上去就像一颗小石子掉进消坑里,响声都没得个,两次借来丢上去还是那样,三次四次同样不给他机会,于是二杆“焊” 起了,而且越“焊”越深。“焊”深了的二杆像个腌茄子,白天不睡觉就在家里蜷着不出门,下午要黑的时候才到赌场上去,一边看场子,一边又继续捞。二杆死猪不怕滚水淋,偶尔也有让他兴奋的时候,赢的不多,但也算是赢,猴子胯下夹不得私栗子,有一分就去销一分,根本没有想到还一分账的事。俗话说,虱多不咬,账多不愁,不愁不恼倒也活得自由自在,淡定清闲。但毕竟向老板借钱付还的期限到了,老板催了好几次,到期不还钱,总得那句话来说,二杆是了解老板的,到时候有他苦头受,断臂舍子,他是看见过的,明白人不做糊涂事,大丈夫不吃眼前亏,不失君子气慨,不烦眼前之忧。二杆家贫如洗,家中无“老窖”,婆娘是看到的梭势,老岳父家一分要不来,自己只有这个能耐,二杆第一次感到心烦意乱,焦头烂额,烦躁不安,三天三夜吃不下饭睡不好觉,麻先叫他他还像饿狮一样凶,麻先也就懒得理他。那天早上二杆赖在床上不起,麻先叫他吃饭他也不起来,麻先只好自己一人吃了,把剩下的饭菜用罩子罩在饭桌上,说他要到饲养场去干活去了,叫他自己起来吃。二杆听说麻先要到饲养场干活的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二杆翻身起床,走进厨房揭开饭桌上的罩子,舀了一碗饭管它冷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三下五除二搞干净了桌上剩饭剩菜,披上衣服出门径直往镇上走去。到镇上他找了几个狐友商量,要几个狐友帮帮他度过难关。他把他的想法讲给他们听,叫他们给他出谋划策。

二杆的如意算盘敲定,准备好一切,趁黄昏的时候,辛苦了一天的人们疲劳倦怠,都蜷缩在屋里吃饭看电视的当儿贯入村子,在饲养场附近的慈竹丛找个隐蔽处等地时机。一会儿二杆看到和麻先一起的两个饲养员到河边洗菜叶去了,这是她们必做的一道活路,为了防止菜叶生虫,必然要喷洒农药,虽然过了药效期,避免出现万一,必须清洗一遍,保证食物安全,减少不必要的损失。饲养场里就麻先一个人,麻先做事也开始勤快起来,她们走了,她就不停的搬饲料。二杆正要叫他一同来的两个狐友上前去把麻先叫开,二杆好趁机行事,恰好麻先这个时候上厕所,二杆“怕”一巴掌往大腿上一拍,喜出望外,禁不住大声叫道:天助我也!“嘘”他的两个狐友赶忙制止。二杆恍然大悟,兴奋情绪戛然而止,默不作声,用手势示意两个狐友,一个去监视河边两个洗菜叶的,一个去看住他的婆娘麻先,事情没完想办法缠住她,他好放心大胆的完成他的黄粱计划。正好这时候饲养场的大黄狗也跑在一边睡大觉,懒得管闲事,不管有人无人,管他生人熟人,好人坏人,此时对它无关紧要,两耳不闻窗外事,睡觉才是它的头等大事,即使有情况,学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那杆烟烧,老虎也要打个盹嘛。二杆提着口袋,蹑手蹑脚,轻如鸿雁,三步并作两步窜进圈舍,迅速将口袋里的东西倒在麻先扛来的饲料上,然后用铲子搅拌几下,走出圈舍来,鸣哨收兵,各自回家倒在床上酣睡,静心等待好消息。

然而,二杆一伙摸进村子的时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恰恰没有躲过一双精明的眼睛。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