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方言小品】乡村公共汽车上  

2014-11-12 15:52:14|  分类: 柳边河原创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公共汽车上(方言小品)

柳边河

 

乘客甲:男,农民,五十多岁。

乘客乙:男,干部模样,比乘客甲略小几岁。

(乘客乙坐在乡村公共汽车上。)

(乡村公共汽车行至半路,乘客甲站在路边招手停车。)

(车停下。乘客甲上车,看后排乘客乙旁边有空位,上前坐下。)

乘客甲:(对乘客乙)老弟,你是到哪里?

乘客乙:(不冷不热地)这趟车跑哪里我就到哪里。

乘客甲:哦,对对对。

乘客乙:你不识字?

乘客甲:为兄虽然书没读几年,司机脑壳上那几个字……

乘客乙:(故意打断乘客甲)哪样?司机脑壳上有字?我怕你有特异功能哟!

乘客甲:啥子特异功能,老实芭蕉的农二哥一个。我是说司机脑壳顶上那玻璃上写的那几个字,反转写我也认得。(指着前面挡风玻璃上的字一字一顿的念)“遵——义——务——川”。

乘客乙:你还识点文化嘛。

乘客甲:出门在外,班车路线牌上的几个字还是要认得的,不然就成了睁光瞎了。

乘客乙:有的人就是爱故意装瞎。

乘客甲:(转开话题)难不成老弟你也是到务川了?

乘客乙:嗯。

乘客甲:探亲还是办事?

乘客乙:探亲。

乘客甲:你家哪个在务川?

乘客乙:你这个兄长,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乘客甲:(忙礼貌性地解释)不不不,别误会,别误会,我了解了解情况,以后多个人多条路走。

乘客乙:是这样子哟。

乘客甲:是儿子还是女儿在务川工作?

乘客乙:女儿。2012年大学毕业考选调去的。

乘客甲:呵,好啊,好啊。我儿子也在务川工作,是2009年考公务员一举考中,一去就是好几年了。(突然转开话题)敢问老弟,你女儿定婚没有?

乘客乙:(奇异地)你问这个干啥?

乘客甲:(单刀直入)假如没有定婚,我们可以撮合撮合,我俩成为亲家,这不是相逢是缘吗?

乘客乙:你儿子还没结婚?

乘客甲:(从包里摸出一张卡片递给乘客乙)嗯,我儿子二十七了,见笑见笑。这是我儿子的名片,是林业站站长,叫蹇蓝荷……

乘客乙:(很不高兴地打断乘客甲的话)“捡烂货”?我看你儿子还真是个“烂货”,二十七八了,还没找到对象!

乘客甲:(不高兴地)你……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你这一针把我扎得好痛啊!

乘客乙:你不是介绍你儿子叫这名字叫“捡烂货”吗?

乘客甲:(指着乘客乙手中拿着的名片)你仔细看看,我看你都是个有文化有面子的人,我怀疑你认得那几个字不?我儿子姓“蹇”,全国著名诗人“蹇先艾”的“蹇”,“蓝”,“蓝天”的“蓝”,“荷”,“荷花”的“荷”。我不晓得一个大男人,当时他爹妈为哪样给取了这么个名字。

乘客乙:这名字确实没取好,会让人往别处去想。

乘客甲:这孩子是个独生。

乘客乙:可惜,我也只有一个女儿,如今已经定婚了。

乘客甲:(继续沿着自己的思路讲诉)那年他妈生他的时候难产,去问八字先生,说不管是男是女,取上这个名字就会消灾减祸,母子平安。到了医院,医生说母子只能保一个。问他父亲啷个办,他父亲想都没想说“两个都要保”。医生听了,按照他父亲的话尽力而为,结果母亲没保住,只保住了这个孩子……

(乘客甲泪流满面,伤心痛苦。乘客乙见状也噙不住泪水)

乘客甲:孩子生下来不久,他父亲又患重病无钱医离开了人世,丢下这个可怜巴巴的孩子……

(乘客甲更伤心恸哭)

乘客乙:(安慰地)老哥,别难过,别难过,都过去了。

乘客甲:(拭干眼泪)蹇家就这一根独苗,不忍心看着这孩子无依无靠,我们是邻居,我就和我家里面的商量,收下了这孩子。

乘客乙:那么,老哥不姓蹇?

乘客甲:我姓章,叫章礼仁。

乘客乙:老哥,你这名字也不讨人喜欢了。脏你人,脏你人,哪个接触你都不得讨好。

乘客甲:我那个“章”是“文章”的“章”,“礼”是“仁礼道德”的“礼”,“仁”是“仁慈”的“仁”。

乘客乙:这样解释出来到还不错的,怪不得你那么仁慈,收下了这个无爹无娘的孤儿。

乘客甲:我三十岁才捡来个婆娘,都快三十年了,哪怕是一坨冰冻的石头都抱热了,可我婆娘那肚皮……(一声长叹)哎!就是鼓不起来。

乘客乙:是不是你有问题啊?

乘客甲:(赶忙申辩)不不不,我绝对没问题,身体好着呢。那年我看上了村上的一个姑娘,她父母嫌弃我家里穷,生死不肯把女儿嫁给我。我们两坨热糍粑沾得紧紧的,随你啷个都扯不开。她被她爹妈包办要嫁给大队长的儿子,她说为了报答我,对得起我,我们在山上放牛就……

乘客乙:野居?

乘客甲:没多久,那姑娘的肚皮就像鼓一样鼓起了,才拿帕子紧紧勒住肚皮嫁了出去。(对乙)你说,是我不行吗?

乘客乙:还真不是你的问题。(故意取笑乘客甲)你还有点浪漫史啊!

乘客甲:(答非所问,转过话题)是啊。不过,我们的感情像包糖馅的包子,所以我们才商量好收养这个孩子。

乘客乙:老哥,精神可嘉啊。

乘客甲:什么加不加的,我们不需要加什么,对得住良心就行。

乘客乙:可贵。

乘客甲:我们一直把他抚养拉扯大,供他读大学。这孩子心存高远,那年他大学毕业报考公务员,他说他要报考山区地方,说是越艰苦热才越发挥得出来。我不晓得现在的年轻人哪本书。

乘客乙:这孩子是个好料。

乘客甲:他说的那些大道理我也不懂,心想,只要他能顺顺利利端个可靠的饭碗,了了我们的心愿。

乘客乙:我女儿当时也是这样想的。

乘客甲:要是你女儿没定婚就好了。

乘客乙:你什么意思?

乘客甲:他们正好成为一对。

乘客乙:我没有看到你儿子,即使没有定婚,我就一定能同意吗?

乘客甲:我儿子好,好,好,好。(伸出大拇指连连称赞)一根葱的子弟,要人才有人才,要文化有文化,要能力有能力,要官职有官职,年年都被县政府评为先进呢!

乘客乙:光凭你说,要见了人才晓得。

乘客甲:(喜出望外地)这么说你同意了?

乘客乙:怎么会呢?人家都有满意对象了!

乘客甲:现在改革开放了,我听年轻人说爱情也是可以竞争的嘛。

乘客乙:(气恼地)岂有此理,哪有这样强拆一对鸳鸯的?

乘客甲:(厚着脸皮上前继续争取)要是你女儿哪一天被男朋友甩了,我儿子蹇蓝荷……(把“蹇蓝荷”又说成与“捡烂货”音相近)

乘客乙:(愤怒地)怪不得你儿子讨不到老婆,是个垃圾站长!

乘客甲:(上前央求)我说的是实话,大侄子。(发现自己说错了,立马纠正)不,大兄弟。

乘客乙:(更加不理睬,把脸转向另一边)

(乡村公共汽车喇叭声:各位乘客,务川客车站到站了,请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和贵重物品准备下车。<反复播送三遍>

(乡村公共汽车到站,乘客纷纷下车)

(乘客乙先下车,朝着乘客甲走的方向紧跟其后。)

乘客乙:(转过身来发现乘客甲在后面跟着,对乘客甲)你跟着我干啥?

乘客甲:去看看你女儿啊。

乘客乙:(愤愤地指着乘客甲的脸)你……

(二人返回舞台中央谢幕)

(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