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散文随笔】是远香还是近臭  

2014-03-22 16:06:38|  分类: 原创散文随笔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远香还是近臭

文/柳边河

 

虽说远亲不如近邻,紧邻不如对门,常住在一起,哪会没有牙齿和舌头那样磕磕碰碰的时候。茶余饭后,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三五几个人扎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陈芝麻烂谷子的说上一阵,消遣时间,打发寂寞,驱赶郁闷。哪家的鸡鸭不关啄食哪家的菜叶,哪家的猪狗放出来践踏哪家的庄稼,哪家的孩子不管教爱打骂人……弄得大家都有一肚子的怨气。

何老汉提到杨老汉心里就不舒服。杨老汉的土地紧挨何老汉的土地,杨老汉的在下,何老汉的在上,上下之间就一条两尺高的土坎相隔,杨老汉每回挖土以铲草为名铲一层厚厚的土下来,何老汉的土地越来越窄,杨老汉的土地越来越宽,为此,何老汉找杨老汉论理,杨老汉不以自己多占了何老汉的土地理亏认错,反而理直气壮地为自己争辩,有了草要除,下铲上自古常理,难道让它长着喂蛇不成?气得何老汉脖子上青筋棕绳一样一股一股的拉得直直的。更气人的是杨老汉老婆跳出来不依不饶,披头散发像蹦床一样不讲理。何老汉忍得一日之气,免得百日之忧,不和他计较,今天争个你短我长,你强我弱,明日不知是祸是福,是喜是忧,在生什么是你的,百年后什么都不是,连老婆都不知跟谁姓。何老汉说更恼火的是他在自己土地的边缘栽了几棵花椒,长大后枝丫伸出去了,稍微占据了杨老汉土地的“领空”,杨老汉话不谈屁不放的把“抢占领空”那部分枝丫上的花椒果实摘下来归为己有,还把枝丫给劈了。

磕是磕,碰是碰,总还是晴天多雨天少,白天比夜晚长。哪家有红白喜事,哪个有个难,哪个有个坎,左邻右舍,屋上坎下,东村西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起站拢来,你伸一双手,我搭一把力,你一个问候,我一个关爱,温暖萦绕你屋檐,烧暖我锅台,显示出邻里间的和谐、团结、温馨和伟大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何老汉深刻记得那一回他老伴病危,需要一笔巨额的医药费,何老汉囊中羞涩,一时筹不出,眼睁睁看着陪伴自己几十年的相知相爱,只有以泪洗面。恰在这时,杨老汉抱着两匝厚厚的百元大钞来到何老汉家中,亲自递到他手里,让何老汉的老伴得到了及时医治,捡回来一条老命,又能与何老汉相依相伴到百年。何老汉讲述起这件事,脸上总是流露出万端的感激。

家乡搞开发了,何老汉、杨老汉和相邻们一起向新的居住地开拔,住进了城里人享受的小区高楼。一层一层蜂窝似的房间,门一关,各自在蜂格里酿造自己的生活。同一幢楼,同一个单元,同一层楼住着那么三四户人家,隔壁不相认,相遇无言语,即使熟悉也变得生疏,何况大家都互不相识,互不相知,在哪个单位哪个部门,干什么工作经营什么行业,你不串我家门,我不踏你家槛,形同陌路人,左不左,右不右,仿佛大家都来自另一个世界,弥漫着冷漠和无情,回荡着空寂和忧郁,只有匆匆的你和匆匆的我,忙碌和紧张。这是为什么,谁也说不透,但谁都明白,只是不愿去捅破,打破这个僵局,改变这种沉闷的环境。

何老汉自从来到新居,与杨老汉各自不在一幢楼,没有往日的那种闲适自由的东家走西家串,相约一起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的说说好心情,讲讲有趣事,或者收集东家长短西家醋酸的故事。搬来小区半年有余,觉得还是故人亲,他几乎天天下午找杨老汉,一同坐在小区的花台上,各自卷上一根叶子烟,吧嗒吧嗒地抽,比着赛吐被叶子烟呛出来的清口水,讲诉他们心中的故事,欣赏他们心中的世界,像一尊雕塑一样在小区广场的一遇,成为小区的一道风景。

肉再好吃,吃腻了也会觉得无味;衣服再好穿,穿久了也觉得厌;地邻再好,相处长了也会闹矛盾。朋友久别分外亲,何老汉和杨老汉做了几十年的老邻居,来到新的环境,一时难以习惯新的生活,以前老磕碰,如今香馍馍,这难道真的是远香近臭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