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说】痛,留不留痕都是怨  

2016-11-17 14:06:21|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留不留痕都是怨

柳边河

 

我和乐安结婚三年了,我们夫妻间的情感水上浮漂表面一片绿,却隐藏着一种暗伤,隐隐的痛剜着我们的心。这种痛,虽没流血,可比流血还要痛,还要纠心。

伤,有明伤和暗伤。明伤易医,暗伤难疗。明伤的痛是短暂的,暗伤的痛却是昏天黑地,让人欲罢不能。

五年了,我们这个家还没有达到完美,乐安嘴里不说,内心是矛盾交加,犹如磨心轴,两盘磨子磨来磨去,顾这不是顾那也不是,不能朝着一边歪,有痛喊不出,看得出,他脸上时常阴云密布,他深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道理。

一个女人,没有生育也不成其为女人,昏天黑地的痛,把我这枝娇嫩的花折腾得萎靡不正,不到三十的怒放花朵却成了五六十岁的老叶菜。

婆婆不晓得催了多少次,那天我在厨房听到婆婆又在客厅里对乐安说,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生一个,趁我还能帮着你们,好给你们照看照看,以后老了,动不得了,要是一口气不来,你们又要忙上班,带个娃难啦。

乐安可能是听烦了,有些怨气地爱理不理的说,好,我们晓得,您老就别操心了,别整天就挂在嘴上唠叨不完了,有些事情,总是急不来的。

是啊,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你越急,越办不好,越办不成。有些事,确实也不是靠急出来的。

其实,我多么想,多么想给他生一个大胖小子,或是一个美丽如仙的闺女。政策都提倡生二胎了,我却一胎都还没有初效,扼在谁身上,谁不急呢?假若我是男人,恐怕早已急得耐不住了。哪个女人不想当妈?哪个男儿又不想当爸?哪个婆婆又不想当奶奶呢?婆婆也好,老公也罢,有什么怨气都是正常的,我不怪他们,哪叫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呢?

我们找了好几家大医院检查,都说正常,没有哪一个身体有半点问题。老公也做得很好,自从我们结婚以后从不酗酒,为的是要一个正常的健康聪明的孩子。我们也按科学的方法过性生活,仔细掐算时间,在那几天各自特别注意保养身体,不要疲劳,不要生病,绝不错过一个好时光……可就是有心栽树不发芽,有心栽花不结果。

婆婆是乡下人,回老家到处烧香拜佛求菩萨,到处信迷信,求些符回来,把符烧成灰,再化成水要我喝下。我一个现代大学毕业生,受到过现代科学的熏陶,知道那不科学,不卫生,那是糊弄人的东西不能信,但自己不行,丧失了发言权,有什么理由说话呢,只有强忍着含泪喝下去,夙婆婆的心愿,也不让老公为难。这样的委曲求全,在他们母子面前,表示我是真诚的,诚心要为他们乐家续后。不管怎么,我都认了,只要能证明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能怀上乐家的后就行,消除苦恼,治愈长期压在心灵上的隐隐的痛。

正如在医院检查的结果一样,我是一个百分之百正常的女子,生育上根本没有丝毫疑问,我曾经怀过孕,但那不是幸福的,那是一次开荒种庄稼,下种即发芽的女人初次生活体验。

那一次,我吃的是禁果。

 

大三毕业后的暑假,我到呼伦贝尔草原体验生活。

一个在南方生长的女孩,为啥要选择那么遥远的地方,从各种不同的书上读到有关呼伦贝尔草原的文章,了解到那是世界著名的天然牧场,四季分明,被世人誉为世界美丽的花园,风光优美、景色宜人那里有一望无际的绿色,有延绵起伏的大兴安岭,还有美丽富饶的呼伦湖和贝尔湖,被人们盛赞为北国碧玉,人间天堂。春天,小草飘动着细细的嫩芽,花儿在风中散发着无限的幽香,野草花盛开,五颜六色,像一块漂亮的地毯。夏天空气清新,气温凉爽,是避暑度假的胜地。美丽大草原一眼望不到边,蓝天白云、碧草绿浪、湖水涟漪、牛羊成群、点点毡房、袅袅炊烟,清新宁静。秋天,成熟的野果挂满枝头,一片金黄的世界。

冬天,大雪纷飞,整个大地都变成了琼雕的草、玉琢的树,呼伦贝尔变成了白色的世界。投进她的怀抱,就像融入梦境之中。据说很久很久以前,草原上风妖和沙魔横行,地上寸草不生,滴水如金,牧畜濒于绝迹,牧民尸骨遍地。草原上一个勇敢的蒙古族部落里有一对情侣,女孩能歌善舞,才貌双全,叫呼伦;男孩力大无比,能骑善射,叫贝尔。他们为了拯救草原,追求爱情,与草原上的妖魔奋勇搏杀,他们降风妖、除沙魔、施甘露、布生灵,把草原打扮得格外美丽。草原人民为感谢和纪念他们,就把自己的家乡取名呼伦贝尔。

那里还有诚实、淳朴的牧民。

我从书本上渐渐晓得了在草原上生活一段时间,能让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变得开朗起来,能磨练出一个人的意志,提炼一个人的情操,我曾在梦中梦见过几回呼伦贝尔草原。因为没有亲身见到过草原,梦中的草原那只是模糊的一幅画,甚至画都不是。有了向往,就有追求,有追求就应该付诸行动,我不会让我的一生留下缺憾。等待,只会换来猴年马月,只会换来遥远。遥远就会无期。

千里迢迢来到呼伦贝尔草原,我第一个认识的就是格林尔多。他是个达斡尔族年轻的牧民,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在职业院校学习了两年,回到草原继承了祖业。我走得精疲力竭,肚子又饿,喉咙冒着火,嘴皮皱裂,对着镜子我都认不出我自己,像个疲劳的外星人。格林尔多先用皮囊里的水救了我,饥渴的人,喝下那温不温凉不凉的水也像喝下的是甘泉,一棵受滋润的禾苗又抖擞起来,有了色彩和形状。格林尔多看着我比草原还绿的目光,自己的目光也一下子绿了起来,仿佛看到了草原上的月亮,嘴里露出草原上云朵一样的白。他把我撂倒马背上,带回了他的家,还没进家门,老远就喊起来,阿妈,我带回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听那声音和喜色,好像他家几辈子没有见过美丽的姑娘似的,或者说没有见过我这样算得上漂亮的南方姑娘。虽然我算不上十分的美丽,我自认为可以过得去,在美男子的眼里大概他们也会打个八十分。八十分不算低了,现代的青年男子通过旅游和媒体世界各地的见的多了,眼光比较高。我这一辈子的追求就是八十分,从小学毕业,升初中,上高中,一直到考上大学,我都是追求八十分的目标,靠八十分过关斩将。

睡了一个晚上,精神恢复到我来时的初衷,去实现我的欲望和追求。天公作美,阳光正好。草原,我深吸两口新鲜的空气,我真真切切看了好一阵子草原,只差点装进我的大脑里。我站在那儿,仰望苍穹,伸开双臂,像要拥抱我的恋人一样拥抱草原,我一下子增大了肺合量,我的血液在汹涌,胸部在膨胀。马背上颠簸,为了保护我的玉体,我不得不抱紧格林尔多的腰。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男子,闻到男子的气息。草原的男子,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有青草的味道,或者说是草原的气味太浓,一切气味都淡淡的消失。郁郁的芳香,夹杂着泥土的清香和牛羊的臊气,浓浓的扑鼻而来,令人陶醉,沁人心脾。

不知是爱上了草原男子的气息还是草原的味道,我不自觉的把脸贴在格林尔多的背上。滚烫滚烫的,像一只燃烧着的大火炉。但不管怎样,总比太阳直直的照射在脸上好,起码不是火辣辣的。格林尔多告诉我,不是草原的儿女,经受不住草原的太阳的炙烤。草原阳光的炽热,是考验一个人是不是真心热爱草原,是不是真正的草原儿女的法宝。我不是怕验证出真伪,是怕烤坏了我娇嫩的脸。他还说,草原的阳光炙烤后的脸或者手臂、颈部都会脱皮,我如果褪掉了嫩如桃花的皮,不知道会成为怎么样子,会不会成为一个丑八怪,或是成为老妖婆,都是不无可能的。他说即使涂了防晒霜也不顶用,只有真金才不怕火炼,像他们这样纯种的草原血脉,草原的阳光也会退避三舍。所以,我时不时的调换一下脸面贴着格林尔多的背,那是我最好的挡箭牌。格林尔多反手过来搂了搂我的腰,那意思是让我贴他更紧一点。或者说,他也闻到了一个陌生女子的气息,特别是发香,产生了一种无名的感觉,特别想接近,接近于融合。那种滋味是不是和我此时的心情一样呢?

 

我的任性让我吃到了苦头。那是我的爱太过于专注。

我看到格林尔多骑着马放牧那么自如,便心生奇想,充当一个真正的牧民,我要单独骑在马背上,让格林尔多给我照几张照片,然后发到微信里,传到校园网上,让我的闺蜜和那些高傲的男士们刮目相看,眼珠子掉出三尺长。

格林尔多说,不行。

我说,什么叫不行?

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牧民。草原的马欺生,会要了你的命的。

有你在旁边,还敢?我一把夺过格林尔多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的登了上去,“啪”地一鞭子打在马屁股上,大吼一声“驾”,那匹棕色的马儿昂起头,抬起前蹄,后蹄奋力一蹬,本来就很高大的马,一下子像腾空了一样,一梭子奔出老远。

我有了天马行空的感觉,草原,变成了宽大的高速公路,我驾驶着“奔驰”,开足了马力,两边的物体被拉成了无数条花白模糊的线条,时而漂浮,时而平直,那种漂浮的感觉,既刺激,又快感,不知格林尔多给我录下来没有。只可惜,他是追不上的,要是能追上来,那才叫完美。

我仿佛真正进入了一个梦境。

这梦不知做了多久,梦中的景致是怎样的,我完全没有半分钱的感觉,没有一丝头发那么点的印象。我忽然觉得我的腿疼痛的厉害,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暖乎乎的床上。格林尔多靠在床沿上睡得正香,阳光穿过窗户直直的照射进来。我试着撑起来,可是,我的左腿动弹不得。我推了几下格林尔多的肩膀,呼喊了几声,尔多,尔多。格林尔多任然睡得很死。

阿妈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呼喊声走了进来,姑娘,你醒了。还没走到我床边,急忙转身,端来一碗热腾腾的东西,来到我身边。来,喝口鸡汤,还是热的。

阿妈真是对我好,什么时候把鸡汤都煲出来了。我来到草原都快一个月了,阿妈一直都对我不错,像照顾亲身女儿一样照顾我。我同格林尔多的关系很清热的样子,凭我一个女子的直觉,她大概还有另一层意思吧。

格林尔多醒了。格林尔多说,阿妈,让我来喂她吧。

阿妈很乐意的把碗和汤匙交给格林尔多,格林尔多小心翼翼地一汤匙一汤匙地喂我的鸡汤。阿妈退到门边,转回头来,堆满了一脸幸福的笑。

我说,我这腿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你使的坏吧。

我咋会使你的坏?他说,我给你说了,马欺生,你不信。马儿跑出了我的视野范围,向你使了坏。我赶到的时候,你躺在草地上不省人事。

他告诉我,是他把我背到他家里来的,反复摸了摸我红肿的腿……

我惊讶得怒吼起来,什么?你摸了我的腿!还反复,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举手要打他。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阻止我说,你听我把话说完。你是堂堂的正牌大学生,我佩对你做什么?我是治伤救人,一个人本能的道德理智,哪还有什么非分。我用我们牧民自治的铁打损伤草药给你敷上,你昏睡了一天,这不,醒过来了,大概是草药的药性起了大作用,再养半个月,一定会完好如初。

什么,半个月?再过几天我就要返校,这哪行呢?我努力着想一下子爬起来。

他死死地摁住我,或许要不了半个月,十来天或者一个礼拜就会好呢。不管怎样,安心养伤,急是急不得的,误不了你返校时间。

误了返校时间,我拿你是问。

哪跟哪啊,猪八戒过河,还倒打一耙了。

我不管,到时候看你有好果子吃的。

格林尔多委屈的离开,给我打来热水,为我洗脸,擦洗身子。

我双手抱住他的头,久久定格成一瞬。

你要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就想好好看看你。

看就看吧,一个太阳底下的牧民,有什么好看的,你可别把我吃了。

他发亮的印堂,高高的鼻梁让我看得着了迷,忍不住在他的额头上响亮地来了一个痛快的。然后我闭上眼睛,好好享受一个心仪的男子为我擦洗。

那一刻,我感觉得到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享受。

 

我的伤好了,又出来和格林尔多一起放牧。我们把羊群赶到放牧地点,格林尔多和我并排坐在一簇开得正艳丽的小花旁。我们跑热了,汗水从无数个细小的毛细孔里浸润出来,我被晒得红纸一样的脸,肌肤显得更加娇嫩,比花儿还鲜艳。格林尔多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这目光和往常特别不一样,特别有一种穿透力和诱惑力,让人心醉,让人倾倒。这目光,好像是在欣赏一朵怒放的花朵,欣赏一块无暇的翡翠。我的执拗让我自己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伤痛折磨了我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格林尔多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我知道,除了人性本质的道德行为,还有一种年轻异性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倾注。我理解他的心理,我也喜欢他这样倾情的情感投入。我不知道这是爱或是感激,反正我对格林尔多有说不尽的好感和着愧疚。我不知道用什么来报答,填平我内心坑坑洼洼的折磨,抚平另一种伤痛的痕迹,不要留下让人揪心的怨。

我接受了格林尔多的欣赏。当我紧紧抱住他,他也紧紧抱住我的那一刻,天地无隙无缝,我和他之间推倒了一堵高大厚实而阴森的墙。

草原的鹰特别健硕,两只伸开的翅膀像剑拔弩张的弓翼,天空格外的高朗,一朵一朵的小白云小鸟儿一样傻傻的望着草原,仿佛在细细辨认今天的草原有什么不同。那些我叫不出名儿的炫耀着各种色彩的小花,缀在流动的碧绿中,像少女穿的花衬衫,在和风中排着浪花,构成柔和完美的曲线。那曲线,令人产生爱慕之心,勾起无限的遐想。我仰躺在草原,静静地欣赏着这一切,心儿融化了,听到了草根儿在地下的窃窃私语,我倾泻出一生的浪漫,把一个少女一生最珍贵的东西抛洒在了草原。

那一刻,我敞开少女的矜持,吮吸天地间赐予的最美好时光。那一刻,我是最最幸福和甜美的天使,觉得最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

难道这就是一个女人来到人世间最高尚的追求?难道这就是世间上爱的甘霖降临?或许,这是不是一种错位呢?一种骏马驰骋草原的无拘无束呢?放纵和泼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阵短暂的陶醉,沉默过后我后悔了。我不该那样幼稚的任性,这个责任谁来负?我如一只咆哮的母狮,跳起来狠狠的擂击格林尔多的胸膛,巴不得撕开他的皮肉,挖出心肝来一口吞了下去。那样还不解恨,我要咬破他的喉咙,把他的血一口一口地吸干!

我又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羔羊,跌跌撞撞跑出去很远。我爬上一座山,像一尊神那样静静地坐立在山崖上,心里暗暗的咒骂着格林尔多。

格林尔多呆呆地坐在原地不动,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他不敢向我袒露承诺,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和我隔着一道高高的坎,只有委实的委屈着自己,心中的怒向着他面前的小草发泄,双手一爪一爪地抓起小草,又奋力向地面拍打,仿佛在责怪,这一切都是草地惹的祸。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走向格林尔多的家的。格林尔多又是怎样回到家里,还是不是在忏悔。

第二天一大早,我悄悄地离开格林尔多和他的阿妈。

 

我终于按时返回了学校。

返校后,我把在草原上的生活体验写成了一首两百多行的长诗,《草原,喂养了我的爱》发表在校刊上。先用微刊发出来,点击量不到一周就上了万数,评论超过了五百条,特别得到了指导老师和学校诗歌理论家们的好评。发表在纸质校刊上的时候,主编还叫我写了一篇两千多字的创作谈,一同发表。不停的赞歌撑得我有些飘飘欲醉了,同学中好几个写诗高手都来找我交流诗歌的创作,讨经验。我就一句话十个字:“自然的赋予,环境的恩赐!”这句话被他们传来传去,还成了经典,后来也被登在了校刊上。

在那一段时间里,不管走到哪儿,都是光环罩着我。

乐极生悲,这大概是一种自然的哲理规律吧。我相信这个规律,也接受了这个规律,并遭到这个规律的惩罚。这是我应有的,是我自己讨来的苦果。

天气下凉了。

这些天我老是心烦意乱,打爆,想呕吐,难道我感冒了?我都非常小心的,随着气温的下降,时时添加衣服,把自己保护得像个宝,怎么会感冒呢?我强忍着,想想过几天就会没事的,我这个从乡下来的黄花闺女,抵抗力还是比较强的,很难遭一回感冒。可这次是怎么回事?过了一周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本加厉越来越厉害了。我发现同室的闺蜜们有的在偷笑。我想,这有什么好笑的呢?吃了五谷杂粮,谁不生病?那些伟人也没有哪一个跑得掉的吧。最终我还是选择去了医院,医生说我这明显不是感冒,建议我……

我说怎么会呢?是不是医生的职业习惯,自己看不出毛病就建议这建议那的,拿病人做实验是不是?

回校的路上,我突然有所觉悟,我的心爱两个月没有光顾了,难道真的是那个不成?怎么会呢?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我一个人,没人知道,去查证查证也并非坏事,得个一目了然。

结果出来了,还真被那个医生言中了。想起那个偷笑的闺蜜,莫非她也经历过?要不然,她为什么笑得那样欢。和她有了同辙的人,她感到幸灾乐祸?这该死的……不,该死的应该是他!

我一口气跑出医院,来到医院后面的调面山,站在高处的一块大石板上,对着那个方向,手合成喇叭状,放出我最大的分贝喊:我造……,可能是分贝太高,惊动了周围的人,目光慕名奇妙的齐刷刷盯着我,把我包围得严严实实。我羞红着脸,跳下那块大石板,找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

造了不解决问题,还没有毕业,还没有找到老公,我不能挺着个大肚子坐在教室里上课吧。我得处理掉,并且非处理掉不可。这个杂种!

医生很同情我的处境,趁长假时间不上课,不声不响地把事情做了,还我清白,还我青春。那是我的本钱,要不然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还怎样去嫁人?

我不平静的心开始归于平静了。

 

婆婆仍然对我很好,没有故意的刁难和责骂,更没有指鸡骂狗指桑骂槐的言语,她希望我好起来。她大概知道,经过医院检查我和老公乐安都没有什么问题,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有希望。

我要实现她的这个愿望,所以不管她说什么我都言听即从。我看了有关这方面的书籍,并在网上也查了不少的资料,像我这样的情况有,也有不少后来恢复正常的案例。

这是一个痛,一个隐隐的痛,像一个幽灵,笼罩在我的头上。一个要对男人负责的女人,都会产生这样的痛。这痛像一个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灵中印下了一道厚厚的疤痕。或许,我的一生都会被这个阴影笼罩,在我的脑海中弥漫,侵蚀。

门口又响起了婆婆慈祥而温暖的脚步声。这慈祥和温暖,我却没有千分之一的感受到幸福,只会加倍的增加我的惊恐不安。我暗暗的下定决心,努力,努力,一定要努力!可惜,这要是能像使力气那样就好了。

一碗滋补的参汤热气腾腾的,喝一口下去,说不出来的滋味卡在了喉咙,吐,吐不出来,咽,咽不下去,只会让那道痕越来越大,怨越来越重。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老公乐安被一阵大风刮走,我声嘶力竭的呼喊,追赶,不幸掉进汹涌的河水里,尽管我奋力的挣扎,还是被卷进了一个漩涡,突然天昏地暗,我全身冰凉,胸闷透不过气来,感觉已经离开了人世……等我惊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背心冰凉。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