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诗歌】光明谣(组诗)  

2017-03-11 17:02:27|  分类: 原创诗歌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明谣(组诗)

柳边河

 

点灯人

 

一盏灯,两盏灯,三盏灯

十盏灯,二十盏灯,三十盏灯

百盏灯,千盏灯,万盏灯……

到底有多少盏灯,数也数不清

 

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地上就有多少盏灯

 

你,是那点灯人

点亮了城市和乡村的眼睛

 

旧时光

 

想起那年,在一所乡村小学校

我和几个同龄人,在一间木屋里勾画同一个梦想

每个夜晚,除了星星和月亮

一盏煤油灯,是我们最好的伙伴

备课,批改作业,脆弱的灯火

被风拍打得东倒西歪脱离了韵脚

我不得不一只手护住火苗,一只手

在稚嫩的作业本上画圈圈,拉杠杠

稳住一颗心,扶住幼苗

不要因为风的干扰而偏离了轴心

 

第二天早晨,晨露洗净苍穹

几片彩霞映红了半边天

墙上的玻璃镜露出愤怒的表情

毛茸茸的黑色灰烬在我的脸上抹黑

如果不赶快清洗,张飞会跑来攀亲认戚

最讨厌的是喉咙变成了大煤窑

整个上午都在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

不能燃烧的煤炭。我想

长此以往,我的肺

会不会转型为开采煤的工场

 

那时候啊,我知道

点灯人的梦,还没有飞向那个角落

我把那一段时光,储存在记忆里

调成茶余饭后的作料

一半怀念,一半跟着旧时光

慢慢变老

 

站起来

 

那一夜,我翻越包谷山去家访

月亮召集星星,开一个

什么重要的会议,空寂寂的夜

装的全是一滩墨泥,没有南北东西

张开虎口,天下尽吞嘴里

囊进腹中,剩下一堆黑溜溜的骨头

返校途中,我在羊肠小道上

辨不清哪是泥土,哪是石头

哪是荆棘,哪是悬崖。我只有

使出最初的本能,爬着行走

倒退下山,双手紧紧拽住茅草的根

小心谨慎的挪移,保住我的小命

保住我胸中还没有熄灭的火焰

去照耀这满山的黑和之之拐拐的路

 

我想象着城市的马路,想象着

那白炽的路灯,在豪华灯杆上献出的温柔

灯下的爱情,在晚风中尽情浅吟低唱

一首和谐的曲子,挽着萨克斯

在闪闪烁烁的霓虹灯下散步

多姿的色彩,多情的情趣

天堂哪有这样直观的真实

想象,想象那神圣的光

何时才能照亮这偏僻的山村

 

从包谷山到小屯,再到肖家坝

短短五个华里,我仿佛爬了半年

站在山的垭口,看见不远处

无数灯光聚合成的一股强大的光雾

浸透夜的每一个黑子,夜空

盛开一簇半紫半黄的菊花

清晰的树叶,山路上大大小小的坎坷

还有那不规则的高高矮矮的石级

在我的眼底下袒露心迹

离镇上不远了,离我要返回的学校不远了

我大胆地站直身子,挺直腰板

站起来行走,走进我梦想的王国

 

西游记

 

向西,向西,向西是慢了半拍的西部

西部的一个小山村,在二十世纪的末梢

光,用迟到的方式表达爱情

 

夜,赶着山里人疲惫的脚步悄悄降临

围住了小山村,围住了山里人的孤独

和夜作伴,在夜里修正自己

 

父亲把一台黑白电视机放到阶沿

习惯于围坐龙门口侃壳子的乡亲们

坐在院坝中央听远方的人侃个滔滔不绝

 

一部从纸上跳下来的《西游记》

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地在眼前复写真实

撩起了苦闷几十年的乡亲们的开心和爱恨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没进过几天学堂门的乡亲们也成了秀才

天上人间,事事瞒不过他们的眼睛

 

乡村的黑藏进了魔鬼的宫殿

跳跃的灯光,开心地和天上星星聊天

一首情诗,由短句写成了长篇史诗

 

视频聊

 

动车时代的事儿总是日日新

梦想与现实那是场景的异位转移

主角仍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我正在和黄昏的夕阳促膝交谈

一阵清脆的微信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话语

我惊讶地发现,竟是八十岁母亲请求视频

 

“平儿啊,看得见不

以后想你了,就聊你的视频呵

注意你的身子,不要感冒了”

 

“记住了,我的老妈妈

以后想您了,也视频聊

妈,您头上的白发好像天上的白云啊”

 

微信视频,拉近了思念的距离

哪怕远隔千山万水。我时时保证

手机电满,好好在视频里陪伴年迈的母亲

 

乡愁不再遥远,多少远离家乡的游子

思念,中间再没有大山的阻拦

轻松视屏,天涯海角,近在咫尺

 

电商店

 

金钟小村,行走的脚步震惊世界

中间省略了好几个发展的阶段

仿佛一步到位,从原始社会直接跨入动车时代

 

骆老爷是金钟小村地地道道的养鸭人

自产自销开了一个卤鸭店

还有一个远近闻名的鸭肉粉馆

 

为了打开销路有个招牌

以“骆老爷”这个土里吧唧的名字命名注册商标

从此,土鸭变成了金凤凰

 

黔北城乡,三十多家“骆老爷”卤鸭店

骆老爷坐在家里,正儿八经当起电商老板

食指轻轻一点,大数据帮忙数钱

 

金钟小村,一夜间变成电子商务城

有了骆老爷的卤鸭电商店

小山村增色,电子商务城添彩

 

光明谣

 

老刘走的时候,留下大堆没有做的事情

尘封在腊月的冰窖里

连同伤痛,一直没有打开

 

地上的草发了一茬又一茬

只有老刘,一顿晚餐

十年了还没有吃完

 

妻子刚把热气腾腾的饭菜送到面前

一个紧急电话把他拽进冰天雪地

高压线瘫在山岭,山那边等着他送去光明

 

“你们闪开,让我来!”

老刘一把拉开年轻人

以老卖老冲进白雪皑皑的心脏

 

寒风凛冽鬼哭狼嚎,大雪肆掠铺天盖地

黑暗中的企盼烤焦了老刘的心

高大的身影,在大雪中缩写成一个小小雪球

 

碳火在老刘胸中猛烈燃烧,心里装着的只有光明

那双神圣的大手,坚强地书写光明使者的使命

点亮每一个村庄,点亮每一个角落的黑

 

寒冬的野外,时间只能用分秒计算

零度,零度以下那不是温度

是死神铺开的一张大网

 

老刘啊,一把老骨头哪里是摔打的料

你不顾及,冰冷浸骨的积雪处处暗藏杀机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迈不过一道小小的坎

 

村庄在嚎啕,大山在咆哮

那一桌还没有来得及吃的晚餐

永远定格在那年的腊月二十八的零点

 

千言万语都是多余,都无法删除

那一夜的痛。只有记住那一个日子

用光明照耀,你的来世今生

 

五线谱

 

你是神,驱赶夜魔的神

魔难到来,你挥舞长剑剔除夜的骨头

 

哪一盏灯神情黯然,生命奄奄

你及时疏通血脉,催生覆灭的火焰

 

饮下的是风霜雨雪,酷暑严寒

发出灿烂,引领时代一步步辉煌

 

你无名无姓,只有一个代号叫电工

在光明处留下无形的影子

 

你时而挂在城市的夜空,时而匍匐在乡村低檐

你时而爬上高山之巅,时而钻进沟壑深涧

 

都说你是五线谱的音符,可是

没有哪一个乐声是为你自己弹出

 

你默默书写多彩生活。当繁星升起

灯光潋滟,你闪光的名字在夜海畅游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