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诗歌】三月的绿,昼夜举起繁茂的温情(组诗)  

2017-05-12 11:32:47|  分类: 原创诗歌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月的绿,昼夜举起繁茂的温情(组诗)

柳边河

 

扯草药

 

立春过后,三月的天气任性

像一曲爱跑调的乐谱

一会儿高八度,一会儿低八度

小孩儿的脸时常变

体弱的人,一不小心

滑进了潮湿的黑洞

 

母亲知道我感冒咳嗽

回老家的时候,说要给我扯草药

一种叫五匹风的草药

以前咳嗽就是吃这种草药好的

 

我说不扯,楼上的菜园子里种得有

那是我为了方便采摘把五皮风根植进去的

(这预示着我把自己的咳嗽也植了进去)

随寓而安的五匹风比我的咳嗽还长得好

是要陪伴我还是陪伴我的咳嗽

我无法理解它的绿昼夜举起繁茂的温情

 

好像我这咳嗽是母亲给我的

她执意要去,不去

觉得有对不起儿子的愧疚

八十二岁高龄啊,母亲

我责任的重重于泰山

无论是前朝还是后世

我都无法背诵那本线装的构皮书

 

母亲昏花的眼睛返回年轻时的明亮

在草丛中翻找出躲藏的五匹风

一棵一棵装进袋子里

装进她的愧疚和不安

一个大大的塑料袋装实了她的心才踏实了

 

我惭愧地接过母亲手中的五匹风

却无法接过她心中的那种爱的深意

认认真真地把所有的五匹风清洗干净

不让肮脏的东西来侵蚀我的身子,侵蚀

母亲那颗脆弱的心和深陷的年轮

 

大寒

 

一年的最后一个节气

海绵一样浸满了闲适和温馨

 

祖父早于十多年离开祖母

在青山中守着一座孤独的房屋

 

那一次搬迁

父亲让祖父和祖母重新团聚

 

他们总是爱吵架

声音常常把房屋震塌

 

父亲几次给他们修复好也不顶用

撒手懒得管了

 

父亲也学祖父钻进青山揽下孤独

我和两个兄弟接过父亲的担子

 

大寒为老人修造房屋

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既定方针

 

这一天我带领兄弟们

继承父亲的遗志

 

我用疼痛的手抱着疼痛

用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块砌实责任

 

再为祖父祖母烧香化纸

祈求他们安静下来不要破坏这绿荫的环境

 

留白

 

我不懂什么叫做留白

我只知道三月的雨

 

我看见父亲种地,让

秋收后的土地,给冬天留白

 

父亲吐出来的烟圈,也有留白

多像一幅水墨风景画

 

父亲的胡茬一茬一茬地老了,那里

不是留下的白,而是长出大片的银白

 

皱纹密密麻麻的爬上父亲的额头

忘记了留白

 

三月的雨,善于抒发和写意

留白处的题款省去了隐喻

 

父亲喜欢三月,更喜欢三月的雨

喜欢在三月的雨中把自己书写

 

从三月里来,也在三月里去

把三月点燃,也把三月熄灭

 

父亲从三月里走的时候

借三月的雨抒情,也借三月的雨清洗忧伤

 

难怪啊,父亲走时没留下一个脚印

只有三月的留白

 

 

十月初四,母亲的寿辰

人生七十古来稀

母亲乘坐一列装满日子的专列

跨上了八十岁的站台

生日这天,全家人聚拢

为母亲祝寿,为母亲祝福

 

我恭恭敬敬地站在母亲面前

双膝扑通一声跪下

用传统的方式向母亲敬礼

 

一跪母亲生养之恩

用一生最剧烈的痛

引我来到这美好的人间

我才看到了天地,看到了光明

 

二跪母亲哺养之恩

把我从一尺小肉团

喂养成七尺大男儿

尝到了世间上的苦与酸,乐和甜

 

三跪母亲教诲之恩

从小教育我如何做人

让我懂得怎样感恩

怎样把优良的血脉传承

 

一颗不老的心总在六个儿女身上不停打转

一会儿操心这个,一会儿担心那个

可您啥时候真正为自己操过一次心

您用干柴棍一样的双手

帮这个劳动,帮那个料理家务

可做儿女的,不曾真正花半份心

料理一下您

 

母亲啊,母亲

您的爱,您的情

我不知道用什么来盛装

如今,这个债已高台垒筑

 

四跪祝福母亲

生命安康百病去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五跪母亲的伟大

总是舍得牺牲自己

泉水一样涌出无限的爱

 

六跪我自私的心

赶着母亲的寿走

幸福的时光裹满我一生

 

母亲啊,母亲

您都八十了

呼不动风,唤不动雨

连有时候您自己还支撑不住您的孱弱之身

可您那没有操够的心还在生生不息

 

您总是分担不平

世间上的苦还没有吃够

您想多吃一点苦减轻您的罪孽

减少您以后在极乐世界里的痛苦

 

母亲啊,您没有罪

罪,全在于我们

只有祈求神灵

为您祝福,为您保佑

走好您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我第一百次下跪

以第一次呼唤的童音喊一声

——妈妈!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