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小说】病友  

2017-06-01 13:14:52|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友

柳边河

 

缘分相逢就成了友。

我和他是在病房里认识的。

乡镇卫生院不大,条件简陋,一个住院部不分科别,男女老少内外科混杂在一起,病床少,病人多。路程远的在病房里住,不远的和病情轻微的每天输完液就回家,谁也不愿在病房里多呆,各种气味大,闻着难受,呆久了,没病都成了有病。有空病床,每天早上先来的抢着占领,每天有一部分人抢不到病床。没有床铺的,就在一间大病房坐着输液。这间病房有三十平米那么大,正面墙上挂了一个液晶电视屏幕,下面是一张简陋的手术台,进门左边是回风火炉,医院简陋,房间空敞,按不起空调,天冷的时候生上火,输液的人围着火炉坐着。热天一把吊扇在空中旋转,赶跑一些热空气,生点风,算是散热了。

我这脆弱的身子不是倒春寒的对手,因为支气管又被倒进去了。

因为不是太严重,但又必须进医院“保养”,知道医院的情况,自己又不是吃不得饭走不得路,就不去凑那热闹了,选在中午进医院,“保养”几天。这时的医生也比较空,检查也方便一些。

去住院部找医生检查病情要经过那间大病房。刚掀开保温门帘踏进门,忽地飘来一声呼喊:“大哥,吃饭。”循着声音望去,火炉边坐着一个比我大十多岁的老人,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人,那些来输液的都走了,他正端着一只大花碗在吃饭。他年纪比我大,称我“大哥”,这是我们当地长辈跟着孩子或者孙子对陌生男子出于礼貌的称呼。他很不受看,脸色黑不溜秋的,胡子拉碴,花白的胡茬上粘了几颗白生生的饭粒。嘴尖尖的,没有门牙,裂开的嘴唇看起来像一个小黑洞。牙大概从未洗过,牙龈上沾满厚厚的一层腐蚀物,看起来有些恶心。出于礼貌和尊重,我对着他会意地笑了笑。后来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国民党抓壮丁,他是家中的独儿,父母死死缠着不让抓去,一个当官的拿枪托子打死了他父母,他奔上前找那当官的拼命,当官的又高高举起枪托砸下来,正好打在他嘴上,当官的看他门牙全掉了,鲜血直流,才幸免了被抓丁。从此,他孤苦一人,一直没有婚娶,至今无后,才进了镇上敬老院。

他衣衫不整,鼓胀胀的眼睛,让人恶心的胡茬和牙齿,看起来痴痴呆呆的样子,不会说话,说起来有些结结巴巴的,所以三天不说两句话,心里有些不情愿理他。

他因为长期患有哮喘和心脏病,算是医院的常客。他天天呆在医院,是有固定床位的,但他没有坐在他的床位上去,他把床位让给那些远道而来的病人了,自己却宁愿整天坐在火炉边。有专人负责照顾他,饭是照顾他的人从敬老院那儿送来的。

虽不情愿,但每次进来的时候,他都热情的招呼“大哥,坐。”“大哥,吃饭。”出于道德和礼貌,还是坚持回应他一句“谢谢。”为了不争抢座位,我每天都是上半天的班,在单位吃过中午饭后才来。这时候人比较少,除了他以外就只有两三个人了,好多时候都是我和他在一起。这也是一种缘分,时间长了,就熟悉了,所以就自然而然地和他成了病友。

病愈出了院,过上健康人的生活,时常想起他那一声“大哥”,心里就非常感动。好朴实的语言,好真诚的心,我想,我心里那些肮脏龌龊的东西是不是该清理一下呢?我是不是应该能够完全容纳他呢?我的一身整洁和他的邋遢相比又干净到哪儿去?何况,我的个子还没有他高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