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柳边河

妩媚杨柳是清清河水润泽,河水没了杨柳而浑浊。柳枝抚清了河水,河水靓丽了河边柳。

 
 
 

日志

 
 

【原创小小说】刷把老牟  

2017-06-01 13:17:01|  分类: 原创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刷把老牟

柳边河

 

老牟并不老,才五十多岁,在众多的老年人当中,还只能算是个小儿童。

说起来老牟也真算是个小儿童。

老牟瘦个,不足一米六,脸黑,和混血黑人差不多。身着朴素,不多言语,典型的庶民形象。

儿子在正安县城工作,我退休以后以带小孙孙为由随儿子一起居住。没有什么爱好,每天下午到县城十字口广场闲逛。看热闹的,带着小孩儿出来玩的,来来去去的,把个本身就不大的广场挤得水泄不通。七八十岁的老年男女玩扑克,有的坐在花台上,有的站着,有的半蹲着,有纯粹为了玩打升级的,有一元两元泛输赢的。三四岁、六七岁的小儿童在广场上溜冰,有专门的老师教。有的老年人也在花台上坐着下象棋,象棋是有人专门提供的,还提供用纸块、蛇皮口袋缝制的和塑料泡沫做成的垫子,方便下棋的人坐,下一回给两元租用费,当然是谁输谁给了。最热闹的是有五六拨跳广场舞的,大都是中老年妇女,其中也有个别男子。老牟就是其中的一个。

老牟是个专卖洗锅刷把的。把新砍来的竹子按一个竹节下一节料,一头留竹节,划成篾条,去掉黄篾保留青蔑,在没竹节的一头用刀轻轻划成一寸多长的小丝,然后放在大腿上,一手摁住篾条,一手抓住划开小丝的一头把整个篾条揉成丝条,揉好的篾条用柔软的细蔑或划好的包装带十来块扎成一把,就成为洗锅的刷把了。这刷把主要是用来洗大铁锅和筲箕之类的。城里人,炒菜用的都是小铁锅,也没有谁用大铁锅,基本上用不上刷把。我问老牟:“谁会买你的刷把啊?”他说:“卖给乡下人。”逢农历每月的三六九,县城要赶一次场,来赶场的乡下人卖了农产品就要买些自己需要的物品回家。我说:“即使乡下人,现在都用电饭锅电饭煲,不用大铁锅了,就喂猪煮猪饲料才用,况且喂猪的也少,用大铁锅的也少啊。”他淡淡的一笑:“学的这个手艺,能卖几把算几把,反正也不靠这个吃饭。”

说的很轻巧,居住在城里,没有工资和其他固定的收入,靠卖几把刷把维持生计,那可是举步维艰的事。老牟向我讲明了他轻松的理由。县城扩建老牟居住的旧宅和院落征收,按面积得偿还了四套房,自己居住一套,另外三套装修好后出租,一套一年租金一万二。儿子儿媳在企业上班,就他和老板在家吃闲饭,吃租金绰绰有余。老牟说不想丢掉他那个手艺,虽说不养家,但也不会拿饭给它吃。农村还有需要的,给个方便。做这个看起来不是难事,却很多人不会,有的不愿意做。不扎了,有需要的买不到,临近的也没有哪个扎来卖。他说,方圆几十里他是独家经营。

我看到老牟卖刷把没有个正规的摊位,在文化路一个挨街面的巷子口,几把竹篾刷把和扫灰尘的棕刷,还有几把棕毛扫把摆在地上,不占地盘也不占空间,愿买的就买,他也不呼叫。每天早上他都摆在那儿卖,不是赶场天卖一会儿又去参加跳广场舞。每天早上和下午跳广场舞成了他的必修课。

我想,这是老牟由农民转化为市民后不仅是身份的转变,也是一种意识的转变,自我陶醉,自我寻找乐趣,懂得现实生活的一种表现吧。

祝福老牟,老来乐,老来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